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西夏醒來的時候,她是躺在她曾經上過屋頂的那家人的炕上,炕沿上坐著子路、三嬸和驥林娘,還有那個屋主。屋主是因上過他家屋頂而怨恨過西夏,但他不知道這就是子路的城裡媳婦,剛才的一幕目睹了西夏的舉動,倒感嘆城裡人懂道理,蘇紅壞是壞,畢竟是女人,寧肯當眾打個半死也不該剝了她的裙褲啊!他端了水讓西夏喝,子路說:「這是麥花的爹,咱叫叔哩!」西夏給老頭點頭笑,就問子路:「蘇紅呢?你怎麼不保護她,當眾剝光一個女人的裙褲,這種野蠻行徑你還在什麼地方見過?」子路說:「石頭瓦塊打得像雨點兒,我怎麼到跟前去?都搶開東西了,我在路口那邊擋哩,我擋了五根木頭,十三箱木板條,把晨堂拿人家的鍋盆碗盞都擋住了,我哪兒就知道蘇紅會讓人剝了衣服?」西夏說:「我估摸你不敢到現場的……」子路說:「她蘇紅也是,王文龍是男人都跑了,她一個女人竟在那裡爭吵什麼,人情緒上來了,誰能控制住誰,一個火星就起一場大火的,她卻言殘口滿,引火燒身!」西夏說:「她敢出來,你卻嚇得躲到遠處去!她要不出來,今日那工廠就真成廢墟啦!」子路說:「你給我發什麼火?!」拿眼看著驥林娘和麥花的爹。西夏不言語了,卻問:「蘇紅人呢,蘇紅還在院子里?」子路說:「回她辦公室了,你一昏倒,人就散了,再沒糾纏蘇紅的。」西夏不相信了子路,問麥花的爹:「人都散了,是都散了?」麥花爹說:「蔡老黑一走,人就全散完了,現在只有背梁的屍體還停在廠門口,修子坐在那裡哭哩。」西夏說:「這你瞧瞧,都不管死人了?!到底人家是為了死人還是為了別的?」屋外邊突然有了汽車的喇叭聲,尖厲而音響巨長,幾乎是按喇叭的人一直按著喇叭不放。聲音響過十分多鐘,停止了,大家噔地怔了一下,面面相覷,不知外邊又有了什麼事情。麥花的爹先跑出去看,一等不回來,二等還不回來,子路和西夏也要出去時,麥花爹回來了,悄聲說:「廠長又回來了!」

廠長竟然在這個時候敢回來,子路想,廠長一定是開車去縣上搬動什麼人了,腰粗氣壯,他才這般長久地按著喇叭給村民使威風的。但是,他的回來會不會使已經走散的村民又一次激怒起來而發生新的衝突呢?西夏就從炕上自己起來,搖搖晃晃要出去,子路卻把她按住了,他黑了臉警告說:「你給我靜靜的,不管再發生衝突還是不再發生衝突,你都不能去參與!」西夏說:「我要出門回去還不行嗎?」子路說:「回去也好,出門不能朝廠門口看!」就拉了西夏,一出門徑直往家去。

工廠院子里的煙還在冒著,大門前已沒有了什麼人,王文龍的那輛小車就停在路邊,仍是過一陣兒響響喇叭,再過一陣兒又響響喇叭,像是一個嘟嘟囔囔罵人的沒牙老太太。工廠里出出進進了一些工人在提了水桶小跑,可能是在撲滅著電鋸棚里的煙火,個個黑臉臟衣,如同小鬼夜叉,而又有一些人彎腰撿拾著滿地的石頭瓦片,一筐一筐抬了填倒在被挖開的門前一道深溝,偶爾就撿到一隻半新不舊的鞋,看了看,日地扔過來,掛在一家門前的籬笆上。有電工站在院牆頭上安接鉸斷了的電線,然後走過牆頭從鐵門處溜下來,身上沾著了大糞,像被門夾住了尾巴的狗,在那裡一跳一跳齜牙咧嘴甩打著手。一切似乎極為平靜,太陽在楊樹梢上,狗吐了舌頭卧在了牆根,惟有凄厲的婦人的哭聲,一聲高一聲低,高高低低不絕。子路和西夏走到了那座麥秸積后,沙石路上,瞧見了一輛架子車上拉著背梁的屍體,修子扶著車幫哭得很傷心,不停地用手捏了鼻子,將眼淚鼻涕抹在車轅桿上,抹在胯腰上。拉車人是派出所的黃警察和劉警察。子路和西夏就小步攆上去,也扶住了架子車,修子用力地推開他們,說:「你們來幹啥呀,你們幫蘇紅么,現在稱心了吧,廠長又回來了,警察也來了,你們高興了吧?!」子路說:「嫂子。我們又不是沒幫你?你聽他們給你煽火著鬧哩,可事情能鬧出個結果嗎,人被抬出來,往回抬就沒人管啦?」修子說:「你不要叫我嫂子,我也不是你嫂子!沒人管是警察來了么,警察是人家工廠的狗么,誰還敢來管?!」兩個拉車子的警察立時咚地扔下車子,屍體在車上的門板上跳了一下,幾乎要掉到地上,他們訓斥道:「你罵誰的,誰是工廠的狗?!告訴你,把你不抓起來就算饒了你,要不是執行任務,我們來給你當搬屍工?」話是這麼說著,兩人卻蹲下來點火吸煙,不肯拉了。子路便捉住了架一子車拉杆,但修子奪過自己拉,姓黃的警察就吼道:「過會兒把車子送回來!」子路和西夏獃獃地立在路邊,看著修子把車子一步步拉著走去,那縛在門板上的白公雞就撲撲啦啦地掙扎,一股稀糞噴出來,順著車輪灑下了一長道。

這一個下午,高老莊依然是平靜,平靜得似乎什麼事情也不曾發生。一家人坐在院里,誰也沒有提說上午的故事,連家常話也沒說,娘就把卧在台階上竹筐里的帽疙瘩母雞往出趕,帽疙瘩母雞在罩窩,趕出去了又回來卧進去。西夏終於說:「不應該這般安靜吧?」子路說:「我也覺得太安靜了。」門口就有個腦袋探了一下,又沒有了。娘停止趕雞,說:「誰?」子路和西夏驚了一下,看門口並沒什麼動靜,就說:「娘你把人嚇了一跳!」娘說:「誰好像在門口?」西夏說:「哪兒有人?」過去要關了門,門剛關了,卻被推開,是迷胡叔戴著一頂破草帽。西夏說:「你什麼時候這麼小心了?要進來就進來呀!」迷胡叔還立在門外,說:「西夏,我來給你說個事哩,早晨鬧事,我去是去了,可我沒有放火,也沒有扔石頭,這你是看見了的。」西夏偏故意說:「我明明看你扔了石頭,不但點火有你,在門前挖深溝也是你拿的钁頭。」迷胡叔立即說:「我沒有!我沒有!」西夏就笑了:「我故意說,你怕什麼呀?」迷胡叔說:「人一散,我在那裡撿遺下的東西哩,我撿了一個煙袋,撿了一隻打火機,撿了三隻鞋,廠長就領著派出所所長回來了,他們把我扣住了。我把煙袋給他們了,那鞋一隻是蘇紅的,我也交給了,那兩隻鞋一大一小,我不知道是誰的,就扔到院牆背後去了,可他們硬說我手裡拿著打火機,是我點的火,說我拿著蘇紅的鞋也是我參與了剝蘇紅衣服的流氓事件的。我領過你和蘇紅去白雲湫哩,我能流氓蘇紅?」子路說:「噢,迷胡叔,是你領著西夏和蘇紅去的白雲湫?那你膽子大哩,都敢把兩個女人領去白雲湫,還有啥不敢幹的?」就拿眼看西夏。西夏說:「就是迷胡叔領去的,怎麼啦?什麼都給你說了,就少說了個迷胡叔么!」迷胡叔說:「可我真的沒點火,也沒剝蘇紅衣服,我老老的人了,我造孽呀?火是順善點的,衣服也是順善剝的,他剝蘇紅衣服給他老婆穿呀!」西夏就笑了,說:「沒事沒事,人家不會再尋你的。」迷胡叔說:「他們是讓我回來了,但我害怕他們又來尋我,這你要給我作證,你知道不,他們現在在尋蔡老黑,但蔡老黑卻跑得沒蹤影!」

原來派出所在四處抓蔡老黑哩,平靜里果然有大動作,而朱所長這一回並沒有大張旗鼓地抓一群一夥,只是要抓蔡老黑,擒賊先擒王,這一手使子路和西夏知道了朱所長的厲害。娘說:「抓蔡老黑,這事情不是越弄越爛子大嗎?」但娘的話子路沒回應,西夏也沒回應,迷胡叔還在嘟嚷他沒扔石頭,他沒放火,他怎麼肯去剝蘇紅的衣服呢?娘說:「好了好了,西夏給你作證,你走吧。」把迷胡叔推出院門,把門關了。

三人又坐了一會兒,子路拍拍屁股上的土,說:「咱不是朱所長,也不是蔡老黑,咱倒坐在家裡發什麼熬煎?西夏你不去收集畫像磚和碑文了,指導指導石頭畫畫吧!」西夏瞪了子路一眼,沒有言傳。子路怏怏地,說:「那我去整理我的方言土語了!」果然搬了一張桌子在堂屋窗下,翻動他那些採訪記錄本了。西夏卻走過來,站在了桌子邊,子路以為她對他的整理工作也來了興趣,說:「『仁義』這個詞是書面語言吧,可昨日去石頭他舅家,見到鹿茂他二姨和雷剛的姑,都是八十歲的人了,一個字不識的,從給背梁做什麼棺材說起,鹿茂他二姨說她的棺材早做好了,是八大板的,生漆油過五遍,雷剛的姑說她先做了一副,是松木的,她的娘家人來說不行,須用紅心柏木不可,兒女們已商量重做柏木的了,準備高價買了蠍子尾村的扁枝柏。鹿茂他二姨就撇嘴,說,買扁枝柏呀,看把你仁義的!老太太竟能說『仁義』這個詞,這詞在高老莊是土語,是逞能得意能行的意思。」西夏卻從桌上取了香煙盒,抽出一根自己點著吸了一口,子路說:「你也要吸煙?」西夏卻拿著煙去了卧屋。

天近黃昏,娘突然說,不管怎樣,背梁死得怪可憐的,雖然修子不講理,畢竟曾經還是一門親戚,而且石頭動不動也去那裡吃呀住呀的,讓子路和西夏買些燒紙去行行門戶,如果修子還說難聽話,都不要還嘴,就是唾在臉上,擦擦也就罷了。西夏想想也是,還有一個念頭是去鎮街上看看動靜,就說:「是我一個去還是子路也去?子路正做他的學問哩!」子路就笑了一下,收拾了筆紙,雙雙去鎮街上買了一刀麻紙,一捆印著冥國銀行字樣的錢票,兩把香。鎮街上的人都一簇一堆坐在門口高台階上低聲議論蔡老黑,有的說派出所人去蔡老黑家抓人,蔡老黑不在家,去了蔡老先生的藥鋪,也沒見到蔡老黑,就猜想蔡老黑一定是逃跑了。有的說看見蔡老黑爬上了公路邊停著的一輛卡車,八成是搭車往省城去了,有的說,德發榮燒餅店的掌柜賣給了蔡老黑十三個燒餅,蔡老黑用一根葛條拴了十二個,另一個一邊走一邊吃,是進了牛川溝。說這話的時候,旁邊人說鑽溝鑽山好,鑽溝鑽山就像虱在羊皮襖里你捉不到,去省城尋死呀?立即就遭到諷刺:你真是沒文化,書上都寫著的,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對牛彈琴了,你哪裡又知道什麼是野什麼是市?有人說,蔡老黑眼兒亮,一看時下不對就跑了,他這一跑甭想抓住,現在經濟社會,流動人員多,而派出所人力有限,資金不足,十個案子能破一個兩個就不得了了,前幾年雷剛的五叔判了刑,竟能越獄出來,至今還沒捉住的,蔡老黑算什麼事,誰肯下力氣去捉呀?恐怕派出所也是應付一下地板廠,多半是王文龍去縣上找了吳鎮長,吳鎮長不想讓這事捅到全縣,吳鎮長才讓派出所出來管管,派出所不管不行,雷聲大雨點小,應付一下罷了。西夏聽了,心想但願這些話都是真的,蔡老黑是不對,是應該處罰的,但派出所真若抓住了蔡老黑,要打要關,高老莊的人與地板廠的矛盾就更大了,以後工廠也越發難在這裡開辦了。但西夏沒有把自己的想法說給子路,也不與子路提說蔡老黑。到了修子家,背梁的屍體還停在院中的靈棚里,靈棚里沒有焚紙和燒香,連蠟燭也未點燃,已經有工廠的那個姓方的和派出所的人同修子在屋裡再次談判,修子仍是連哭帶叫:「不給五萬,也得給三萬吧,三萬不給總得給兩萬呀,還是一萬五我就不埋,他臭了就臭了,臭得蛆滾了蛋蛋那是廠里的事!」子路和西夏就在靈棚里燒了紙,焚了香,又掏出二百元錢算是上的禮錢,讓旁邊人轉交給修子,便退出來走了。

天已經黑下來,鎮街邊的人家,牽回了在地里勞動了的驢在門前打滾,雞開始進雞棚或者沒棚的就飛到了門前的樹枝上縮成一團棲去。出了鎮街往蠍子尾村的路上,四下無人,子路掏了東西撒尿,就尿在當路上,還搖晃著寫字,就聽見老遠里娘在喊:「石頭,石頭一一!子路—子路!」忙收拾好褲子,見娘披頭散髮地跑過來,見著他們,撲塌坐在地上,說是石頭不見了,就嗚嗚地哭。子路和西夏忙扶起娘,問是怎麼回事,娘說:「你們走後,石頭還坐著輪椅在院里的櫻桃樹下,我說石頭,奶到你狗鎖叔家借些辣面去,回來給咱做辣子油餅吃!石頭還說『嗯』,可我借了辣面回來,石頭就不見了。輪椅還在櫻桃樹下,人不見了,我以為誰抱了他出去玩了,也沒在意,可在廚房和著面,覺得不對,出來到左鄰右捨去問了,根本沒人抱了石頭去玩的……」娘說著,渾身發抖,又嗚嗚地哭,又站起來喊:「石頭——!石頭——!」田野里沒有人,有一隻狗立在那邊的水渠上汪汪地叫。娘就往狗那兒跑,但水渠里並沒有什麼,那狗又跑遠到三丈外的樹下叫,娘又跑過去,還是一無所有。子路就撿了石頭把狗打跑了,說:「娘,娘,你不要急,鄉里沒有多少汽車不怕他被撞著,也沒狼呀豹呀的,不會出事的。他是走不成路,能去哪兒,是不是藏在院子的什麼地方故意嚇你哩!」三人跑回院來,把牆角的玉米稈移開,把雞棚打開,又去了廁所,磨棚,甚至還用棍攪了攪門前屋后自家的和鄰居的水尿窯,都沒有見著石頭。

子路和西夏也有些慌,翻動那輪椅,輪椅好好的,椅下是一張畫成的畫,畫面上畫得密密麻麻,似乎很亂,子路看不出畫了什麼。西夏又看了一會兒,終於發現順著看是一條龍,龍盤來繞去,龍身上有一棵向日葵,龍鬚長長的是兩根繩子,一個人雙手抓著龍鬚作牽引上升狀。把紙又倒過來,則有一棵樹,樹沒有長任何葉子,也是彎來彎去,樹根有一隻青蛙,旁邊就是坐著卧著有下棋的,有吃飯的,有抱在一塊打的,有兩隻雞,雞在啄仗。西夏想,龍和那個向日葵可能是代表天吧,人獸可能代表地吧,她突然覺得石頭是沒事的,說:「沒事,娘!」娘說:「怎麼沒事,這孩子平日不出門的,他舅死了也不肯去的,他能到哪兒去,怎麼是沒事?」西夏卻說不出為什麼會沒事。子路說:「去他舅家不可能,去蔡老先生那兒也不可能,會不會是菊娃回來了接走的?」西夏就不敢堅持說「沒事」的話,子路就轉身向雜貨店跑去,約摸有半個小時,滿頭大汗地和菊娃返回來,菊娃說她沒有接石頭,誰也沒有把石頭給她送去。一家人就慌了,菊娃提出要報案,自個兒就去了鎮街派出所。

消息很快傳遍村子,村裡人差不多來家裡問情況,娘只是哭,一聲一聲叫喊著石頭,說石頭要是沒了,她也就不活了,竟一頭往牆上撞。眾人忙抱住,千說萬勸,就等菊娃回來。菊娃終於回來了,她說:「是土匪蔡老黑乾的事,娃就在他手裡!」原來菊娃在派出所剛剛報完案,王文龍也去了派出所,說白雲寨一個賣木頭的人給他捎了一封信,竟是蔡老黑寫的。蔡老黑信上寫得明白,是他綁架了石頭,要放還孩子必須有兩個條件,一是地板廠兩天內將五萬元賠償費交給修子,二是不賠償五萬元就遷出高老莊,何去何從,二者擇一。眾人聽了,又驚又氣又喜了,說:「這就好了,蔡老黑也疼愛石頭的,他不會傷了孩子一根毫毛!」娘說:「這天殺的土匪,你扳東牆補西牆,就這樣為背梁謀事?你是想不出個辦法了?!」眾人說:「這倒真是個好辦法!」就拿眼睛看菊娃,菊娃臉就紅了,子路也返身去了卧屋。西夏取出紙煙來,一一給眾人散了,說:「只要石頭有下落,這人心裡就踏實了!我想他蔡老黑再是惡人,諒他也不會傷著孩子的。謝謝大家關心,夜也深了,大家回去歇著吧,出不了兩天,石頭就回來,我們抱了孩子給你們去磕頭呀!」眾人就散了。

人一散去,一家人又坐著說話,子路說:「蔡老黑現在人在哪兒?」菊娃說:「王文龍問那個白雲寨的人,那人說,他路過牛川溝,一個光頭黑臉讓他把信交給廠長,付給他了二十元錢。我之所以回來晚,是朱所長立即派人去了牛川溝,但沒碰到蔡老黑,誰知道他躲在哪裡?」西夏說:「那信你看了嗎,是寫著石頭在他手裡?」菊娃說:「我看了,信寫得不短,是說石頭在他手裡,剛才人多,話我沒有說全,他的條件其實三條,除了讓兩日內把五萬元交給我那嫂子,他也是要王文龍把我交出來,這土匪胚子,他以為王文龍把我拿車拉到省城裡去了,再不回來了。」子路聽罷,脫口說道:「你看你,都粘系些啥人么,高老莊鬧了這麼大一場事,最後卻落腳到咱們身上!」菊娃臉色通紅,卻不滿地說:「這是我的錯嗎?他蔡老黑這回敢動石頭一根頭髮,我就一輩子和他沒個完!」子路說:「你……」西夏在身後戳了他一指頭,後邊的話就沒說出來。一家人雖都相信蔡老黑不會傷害石頭,綁架石頭是為了對付地板廠的沒辦法的辦法,但地板廠能不能按蔡老黑的條件去辦,蔡老黑又什麼時候才能把石頭送回來,誰心裡也沒底。娘又哭哭啼啼說蔡老黑即使不傷害石頭,可他東藏西躲,能給石頭吃上飯嗎,能吃飽嗎,受熱還是受冷?就要子路西夏再去派出所,就住到他朱所長的宿舍里,隨時配合警察捉拿蔡老黑,要菊娃快到工廠找那個王文龍付修子的錢。子路西夏菊娃分頭一走,娘就設了香案在院子里祭天祭地,祭菩薩,也祭那亡故的老伴。

菊娃到了廠里,和王文龍商量著如何對付蔡老黑,菊娃的負擔里,若不把五萬元給其嫂子,蔡老黑不放石頭,而將五萬元給了嫂子,又怎麼就這樣滿足那狼虎嫂子的欲坑呢,開此先例,以後地板廠的事就難辦了,雖說蔡老黑最後一定會被派出所捉住的,先拿五萬元給了嫂子誘出蔡老黑,但嫂子能再將五萬元退還工廠嗎?從關係上講,一個是菊娃的嫂子一個是菊娃的兒子,全都給王文龍出難題,菊娃又急又氣就流下淚來。王文龍卻也明白這都是因他愛著了菊娃所致,菊娃越是痛哭流涕,他越內疚,越覺得菊娃淑賢可愛,就當下拿了五萬元,著人要送去給修子,說:「五萬元沒什麼,權當一筆小生意賠了么,再說,出了五萬元,就心裡清靜,再沒絆撻的事了!」他的意思菊娃聽得明白,卻沒接話茬,似乎在糊塗著,說:「你救了我的孩子,這恩情我今生今世不忘的,但這錢我要還你,我下力氣掙錢得還你!」就去蘇紅的辦公室看望蘇紅。衝擊地板廠的人一散去,蘇紅呆在辦公室里就不出門,精神恍惚,痴痴獃呆。後來被王文龍百般勸慰,能在院子里走動了,一見人多就緊張起來,出汗,臉脖通紅,甚至全身通紅。當天夜裡眉宇中間竟長出一個大紅痣來。突然間生出大紅痣,王文龍擔心蘇紅受了刺激,一口悶氣要憋出什麼腫瘤來,派車去縣醫院請了一位醫生診查,醫生說並不是腫瘤,但為什麼會長出一顆大紅痣,他也無法解釋。菊娃去看望她的時候,她正用鏡子照自己眉宇間的痣,倒歡樂起來,一下子抱住笑,笑著笑著眼淚卻流下來。菊娃說:「蘇紅,是姐害了你,姐這命苦,拖累的人多了。」蘇紅說:「這與你屁事?」菊娃說:「背梁畢竟是我的哥哥……讓我瞧瞧痣,醫生是說沒事嗎?」蘇紅說:「沒事,我長痣倒會長地方呢,這是個美人痣!」菊娃說:「是美人痣……蘇紅,你比我堅強,你得挺住哩。」蘇紅說:「那一天我羞辱得真不想活了,可一長出這個痣來,廠長擔心是不是癌變,我倒全然沒羞辱感了,你說怪不怪,不被他們糟踐我,這個痣怕還生不出來!」兩人說了一陣話,蘇紅就鋪展了那單人床,自己拿了毛毯去沙發上,說不要回去了,咱睡一會兒吧,菊娃哪裡能睡著,說:「還睡什麼呀,天怕快要亮了!」一拉窗帘,天已經大亮。蘇紅也就不睡了,開始梳頭化妝,王文龍就過來敲門,端著一鍋豆漿和四個油餅。蘇紅說:「菊娃,這我就沾你光了,王廠長可是從來沒給我送過飯的!」菊娃說:「你可別胡說!你還嫌惹的事不多嗎?」蘇紅說:「惹就惹吧,惹得你也長出個美人痣來!」王文龍說:「蘇紅,你今日特別漂亮,我倒想起一句古語了:從污泥里長出的蓮花是聖潔的蓮花!」蘇紅說:「那我成了菩薩得是?!廠長現在說話會討女人喜歡了,在哪兒練的?」菊娃卻平靜著臉,只是問王文龍:「錢送去了嗎?」王文龍說「已經送去了。」蘇紅說:「錢一送去,石頭就回來了,菊娃姐你不要悲悲切切的,吃罷飯咱們到鎮街美容美髮店作個美容去,瞧你這幾日,眼圈都黑了。」菊娃說:「我這是老毛病。」卻猛地聞到了一股惡臭味,以為是開著房間的門,過道對面的廁所里飄來的,就閉了門,和蘇紅坐在沙發上,又聞到了惡臭,而且味兒就是從蘇紅身上散發的,但菊娃沒有說。吃罷飯,菊娃並沒有和蘇紅去美容,她操心著家裡等消息的人,就先回去,果然子路和西夏還在派出所沒回來,卻來了許多人在勸娘,娘抱著石頭的衣服只是一個勁地哭。

菊娃說了工廠那邊的情況,眾人心松下來,都說:「給了就好,拿錢免災哩!菊娃,你娘不哭了,你快做碗清湯麵片來讓你娘吃。」菊娃就去擀麵,眾人方陸續散去,忙活各自的事情了。鹿茂還坐著不走,對娘說:「嬸子,你看還有什麼出力氣的活,你就只管說。」娘說:「有什麼乾的?蔡老黑要是回來了,你替我捶他一頓!」鹿茂說:「那用不著我捶,有派出所收拾他哩,不要了他的命也得扒他一層皮的!」娘說「你和蔡老黑那麼好的,你估摸估摸,他可能藏在啥地方?」鹿茂說:「我倆早就翻了臉,鬼知道他在什麼地方?」菊娃就把飯端上來,鹿茂說:「菊娃姐,蘇紅的情況怎麼樣,瘋不了吧?」菊娃說:「她要瘋了,就不是蘇紅了!」鹿茂噢了一聲,說:「狗日的膽子大哩,竟能放火燒電鋸棚,趕明日敢去燒天安門呀?!現在廠里恢復生產了吧,這說是壞事也是好事,王文龍和蘇紅就該更能認清一些人了,有些還是在廠里做工的人,別人砸開了他也砸哩,現在還不開銷一批?」菊娃說:「這我不清楚。」鹿茂說:「肯定要開銷一批人的,我的意思是,如果開銷了一批人,總要進些人吧……」菊娃說:「你要去打工呀?」鹿茂說:「這倒不是純粹為了打工……廠里紅火的時候,人都擠破頭去廠里,廠里倒霉了,人家都巴不得離廠遠些,咱才要去廠里哩。」菊娃說:「我不是廠里人,我不知道他們現在肯不肯要人?」鹿茂哎了一聲,坐下來看著娘吃了一碗飯,就起身告辭了。

鹿茂出了子路家,將旱煙袋在扁枝柏樹上梆梆梆地磕了煙灰,又琢磨了菊娃剛才的話,倒不悅起菊娃說話時那臉上的神氣:哼,托你說個人情的,竟一推六二五,誰不知道你和王文龍的關係,沒有那層關係哪裡就鬧出這一系列事故來?!有心直接去廠里,走到半路,又折回來,去商店買了一袋奶粉,一瓶咖啡,三拐兩拐往蘇紅的家走去了。新村裡幸好沒有人走動,池塘里銹了一層綠藻,有長腳的蜉蝣蟲在上邊,倏忽游來游去,快得如閃電。鹿茂蹴在那裡假裝勾鞋,拿眼左右盼顧了幾下,貓腰就鑽進了蘇紅樓前的窄巷裡,池塘里的青蛙就呱呱地叫。院門在鎖著,但蘇紅家的院門是暗鎖,人在與人不在是看不出來的,拍了幾下,沒有動靜,低聲叫道:「蘇紅,蘇紅,是我!」仍無人應,就從院牆角的廁所矮牆上去,翻過了院牆,跳落進去,輕手輕腳從那樓梯上去,門掩著,推開了,石頭卻在裡邊看電視哩。鹿茂嚇了一跳,立即驚叫道:「石頭,你原來在這兒,蔡老黑呢?黑哥,黑哥!」他趕緊叫著,看看客廳沒有,看看左右兩個房裡也沒有。出來問石頭:「你怎麼在這兒?」石頭抬了頭看著他,沒有言語,又在看電視,電視里放的是星空大戰,夜空星光燦爛,人在天上飛動,飛碟也在飛動。鹿茂說:「你爹你娘你奶都急瘋了尋你,你怎麼在這兒享福!你不是蔡老黑綁架的,你是自己來的,你怎麼能來,噢噢,是蔡老黑把你藏在這裡?」他過去就要抱石頭,石頭不讓他抱,鹿茂就放下了,返身咚咚咚地從樓梯上跑下去,再從花壇沿趴上院牆,然後順著廁所短牆跳下去,踩在一泡屎上。

鹿茂來把消息告訴了菊娃,菊娃和娘不敢相信,說鹿茂你安慰人也不是這種安慰法,石頭怎麼會在蘇紅家?鹿茂說我親自到蘇紅家看見的,菊娃就更不信,說蘇紅在工廠里幾天就沒回家,你鹿茂怎麼就能去蘇紅家?鹿茂說溜了嘴,發了咒:「這麼大的事,我敢哄人?!」三人就小跑到派出所,找到子路西夏和所長,一行人去了蘇紅家,果然把石頭接了出來。問石頭是不是蔡老黑把他藏在這裡的,是什麼時候來藏的,蔡老黑打他了沒有,在這裡吃什麼喝什麼,蔡老黑現在又到哪兒去了?石頭卻始終一言不發,偎在菊娃懷裡,只說:「我睡呀!」竟就睡著了。朱所長就覺得奇怪,還要把石頭搖醒來問情況,說:「這孩子怎麼不說話,見了你們也不哭不叫的?」娘說:「他生性就是這樣。」所長說:「他沒有感情?」終是不解,也沒辦法,就分析:孩子肯定是蔡老黑藏在這裡的,蔡老黑也真鬼,他知道蘇紅受辱后是呆在工廠的,家裡沒人住,誰也想不到這裡,可是,石頭在這裡他卻不在,一定是知道錢送到修子那裡后故意把石頭一人放在這裡自己又跑了,那麼,修子一定是與蔡老黑有聯繫的。當下讓子路他們領孩子回去,又派一警察速去把修子叫到派出所。大家卻紛紛走了,鹿茂說:「所長,這麼大的一個案子,在你手裡就要破啦!?」朱所長說:「我們就是保一方平安呣!」鹿茂說:「雷剛他五叔越獄后,懸賞十萬元讓人提供線索的,你們這麼大的案子也不獎勵有功的人嗎?」朱所長說:「噢噢,你先留下。我得問你:蘇紅不在家,你怎麼就能到她家來?來過幾次,都偷了些什麼東西?你先交待交待,我已著人去叫蘇紅回來,她清點過家裡財物了,你才能走!」鹿茂變臉失色了,說:「我是賊呀?你把我當賊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高老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高老莊目錄 高老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