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夢到了誰?

誰夢到了誰?

「您,紅后陛下不應該呼嚕得這麼響啊!」愛麗絲擦著自己的眼睛說,她這麼尊敬地稱

呼它,然而帶有幾分嚴厲,「你把我從這美好的夢中驚醒!你這小咪咪已經跟著我經歷了鏡

中世界。你知道嗎,親愛的?」

愛麗絲說過,這是小貓的一種非常不合適的習慣,那就是不管你對它說些什麼,它總是

打呼嚕。她還說過,「要是它能把呼嚕當作『是』,把咪咪當作『不是』,或者定出別的什

么規則,該多好啊,這樣,就可以同它談話了!但是,你怎麼能同一個始終只說同一句話的

東西談話呢?」

在這種場合下,小貓只會打呼嚕,而這是不可能猜出它在表示「是」還是「不是」的。

於是,愛麗絲就在桌上的國際象棋中,找出了那個紅后,然後跪在地毯上,把小貓和紅

後放在一起,讓她們互相對視。「好,小咪咪,」她得意地拍手叫道,「承認吧,這就是你

所變的樣子!」

(後來愛麗絲對她姐姐解釋時說,「小貓不願意看它,轉過了頭,假裝沒看見,但是看

來小貓有點羞愧,所以我想它必定當過王后了。」)

「稍稍坐直一點,親愛的,」愛麗絲快樂地笑著說,「行個禮吧,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想打呼嚕了吧。別浪費時間了,記住,這是祝賀你曾經當過紅后。」愛麗絲說著把貓舉起

來,吻了一吻。

接著,她轉過身來看小白貓,見它正在耐心地梳妝。「小雪花,我的寶貝,什麼時候黛

娜給您這位白后陛下打扮好呢?這就是在我夢中你總是那麼不整潔的原因了。黛娜,你不知

道你是給白后陛下擦臉嗎?真是,你這樣太失禮了!」

「還有,黛娜變成過什麼了呢?」愛麗絲繼續自言自語,一面舒服地卧倒下來,用胳膊

后支在地毯上,手托著下巴,看著這些貓。「告訴我,黛娜,你當過矮胖子了嗎?我想你當

過了。但是你先不要忙著對你的朋友講,因為我還不能十分肯定。

「順便說一下,咪咪,如果你們真的同我一起遊歷了夢境的話,有一件事你們一定高興

的--我聽人家念了許多詩,全都說到魚!明天早上你們應該有頓美餐了。在你們用餐時,

我給你們念《海象和木匠》的詩,你們就會相信裡面的牡蠣了,親愛的!

「現在,咪咪,讓我們想想夢裡都有誰呢?這可是個要緊的事,親愛的,你不要老是舔

爪子了,好像黛娜今天沒有給你洗臉。咪咪,到底是我還是紅棋國王發生的事。當然是他跑

到了我的夢裡來了,但是我也參加到他的夢中去了。咪咪,你知道紅棋國王嗎?你曾經是他

的妻子,因此你該清楚的。哦,咪咪,先幫我弄清楚,等一下再舔你的爪子吧!」但是那隻

氣人的小貓只是換了一隻爪子來舔,假裝著完全沒有聽到愛麗絲說的話。

到底是誰夢見了誰呢?

在七月的黃昏①(①這是一首藏頭詩,原詩的每句第一個字母組成了Alicepleasance

Liddell。即:愛麗絲偷快利德爾。利德爾,是愛麗絲的生活原型。)

夕陽映照著晚霞,

小船兒似夢地蕩漾著前進。

三個孩子偎倚在一起,

熱切地眼睛,期待的耳朵,

聽著簡單的故事。

晴空早已蒼白,

回聲和記憶都消逝,

秋霜把七月取代。

愛麗絲的幻影依舊縈繞,

我雖然看不到,

但她仍在天空中跳動。

孩子們依舊靠在一起,

熱切的眼睛,期待的耳朵,

為心愛的故事著迷。

他們置身於奇境里,

歲月在夢幻中流逝,

夕陽在夢幻中西下。

沿著小溪漂流而下,

蕩漾在金色的餘輝下,

生活,難道只是一場夢幻嗎?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愛麗絲鏡中奇遇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愛麗絲鏡中奇遇記目錄 愛麗絲鏡中奇遇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誰夢到了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