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智擒盜獵者

(四)智擒盜獵者

毛毛、哈利、羅斯和各國自行車運動員道別後,又開始了他們的飛行旅程。

哈利坐在羅斯背上問毛毛,「毛毛,你說,我穿上黃色領騎衫是不是夠酷。」毛毛說,「那當然。不過,羅斯才是真正的比賽冠軍。」

羅斯聽了,心裡別提多美了,竟不知不覺哼起了《藍色多瑙河》。

伴隨著黃昏的到來,太陽漸漸地轉到了西邊,是那麼大,那麼圓,萬物都罩上了血紅色的外衣。毛毛、哈利、羅斯都沉浸在這奇妙的色彩中陶醉了。

突然,他們聽到了幾聲清脆的槍響。同時,一大群藏羚羊驚恐地飛跑過來,只見他們像箭一樣從毛毛他們下面飛奔過去,後面一輛黑色的卡車緊緊地追趕著他們,槍聲不停地從車上傳來,隨著槍響,一隻只藏羚羊倒在血泊中。

「啊!是偷獵者。」「怎麼辦?」「下去制止他們。」

羅斯扇動翅膀,不一會兒就衝到了偷獵者的車旁,他們三個一起大聲喊道,「不許開槍,不許殺害藏羚羊。」

這輛盜獵者的汽車正全神貫注地追趕藏羚羊,被毛毛他們的喊聲一驚,嚇得差一點翻車,緊跟著「嘎吱」一聲停下了。

毛毛、哈利、羅斯這下才看清,這輛車上有三個人。車上的人這時也看清楚站在他們車前的原來是一個小男孩、一隻斑點狗和一隻白天鵝。

哈利大聲質問盜獵者,「你們為什麼要殺害藏羚羊,這樣做是犯法的。」

毛毛也大聲質問偷獵者,「你們為什麼要傷害動物呢?」

這時,從車上下來一個刀疤臉,沖著毛毛三個惡狠狠地說,「你們別管閑事,要不然我就不客氣了。」說著,舉起手中的獵槍對著毛毛、哈利和羅斯。

緊接著,車上又跳下一個大鬍子,大鬍子先對刀疤臉說,「荒無人煙的戈壁灘上,慌什麼,不會有什麼事兒,我保證。」

大鬍子對毛毛嘿嘿一笑,「小朋友,我們都是好人,你們不要害怕,我們打獵也是為了生活啊,你們只要乖乖聽話,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我保證。」

說完,對著刀疤臉和開車的小個子吼道,「愣著幹什麼,還不把獵物抬上車。」

毛毛這時聽到「嗚嗚」的叫聲,仔細一看,見一隻小藏羚羊在地上不停地掙扎著想站起來,腿上流著血。

毛毛三個忙跑過去,毛毛輕輕地把小藏羚羊抱在懷裡,給他檢查傷口,又拿出沙布和止血藥,把傷口仔細地包紮好,然後抱起小藏羚羊,「不要害怕,我們會保護你的。」

大鬍子看了這一切,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對刀疤臉和小個子大聲地喊道,「快點,你們這兩個笨蛋,怎麼這麼慢騰騰的,咱們今晚不走了,就在這兒宿營。咱們輪留看著這三個小傢伙,別讓他們跑了,如果誰讓他們跑了,我給他吃槍子,我保證。」

不一會兒,三個盜獵者點起了篝火,大聲說笑著,小個子一手抓著酒瓶,一手吃著肉,大聲地說,「這次咱們可以發財了,這些藏羚羊毛皮可以賣很多錢呢。」

不一會兒,大鬍子拿了一大塊烤肉走過來,「你們餓了吧,給你們嘗一嘗新鮮的烤羊肉。」

毛毛用手撫摸著驚恐的小藏羚羊,說,「我們是不會吃藏羚羊肉的。」

「小藏羚羊,你不要害怕。」小藏羚羊像聽懂了似的點點頭。

天已經很黑了,氣溫也驟然下降了很多,風沙越來越大,發出嗚嗚的怪叫聲。

毛毛和小藏羚羊躺在毛毛的睡袋裡,哈利和羅斯靠在他們旁邊,毛毛把一大塊巧克力拿出來,又把一大瓶純凈水拿出來,給小藏羚羊,他們看著小藏羚羊著急地舔著巧克力和水,這才高興地笑了。

「不許說話,老實點兒。」小個子在一旁大聲訓斥著他們。

不知睡了多久,毛毛睜開眼睛一看,哈利、羅斯和小藏羚羊都還睡得很甜,不遠處的篝火還在一閃一閃地發著光。

風沙都停了,天空也晴了,星星也出來了,是那麼亮,離毛毛是那麼近,就像一顆顆巨大的鑽石鑲嵌在頭頂上,又像各種五顏六色的寶石一顆顆掛在眼前。

毛毛心裡想,戈壁灘上的星空也和我們城市裡的不一樣啊!

毛毛側著耳朵聽了聽,三個壞蛋早已睡得像死豬一樣。外面很安靜,時間彷彿停止了,一點兒聲音也沒有。

毛毛悄悄打開微型電腦,啟動緊急呼救系統,又把一條條信息輸了進去,「我是毛毛,我現在是在青海、西藏和新疆的交界地區,我們發現了三個藏羚羊盜獵者,請速來支援。」

毛毛連續發了三條后,悄悄地關閉了微型電腦。心裡想,這個地區通訊信號不好,不知道能不能被接收到。他又摟著小藏羚羊睡著了。

早晨,天已大亮了。地平線上的太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升起來了,大地被照得暖洋洋的。

哈利最先爬起來,他往四周一看,三個盜獵者還在呼呼大睡。他便悄悄地把毛毛、羅斯叫醒,說,「咱們趕快走。」

他們很快就收拾好東西,不好,毛毛抱著小藏羚羊坐在羅斯背上太佔地方了,地方太小了,哈利上不來了。

毛毛說,「羅斯,你背著哈利、小藏羚羊先走。」

哈利一聽,「咱們是同甘苦共患難的好朋友,怎麼能讓你一個人面對危險呢?還是你和小藏羚羊先走吧。」

羅斯著急地說,「你們都上來,我把你們都帶走。」

正在這時,大鬍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他們的身後,端著獵槍說,「怎麼著,想跑,別作夢啦。」「坐到汽車上去。」

他們的旅行車在荒涼的無人區行走著,哈利問:「毛毛,這是往哪兒去啊?」

毛毛說,「我們是朝西走的,因為太陽是從東方升起,而我們背對著太陽。」

小個子咧著嘴說,「這個小孩子挺聰明的。」

他們的汽車在崎嶇不平的戈壁灘上行進著。忽然,他們看見了前面有一大群野氂牛正在悠閑地吃著東西。哈利對毛毛和羅斯說,「把咱們的數碼相機拿出來,我給野氂牛照點像。」

羅斯說道,「你可要拿好,這裡面全是珍貴資料。」哈利說道,「沒問題。」

小個子把車朝野氂牛開去,「頭兒,咱們再打幾隻野氂牛吧。」「野氂牛的角也值很多錢呢。」

大鬍子說,「不行,不要靠近野氂牛。」

毛毛一聽,心裡有點著急,心裡想,這些壞蛋又想幹壞事了。

這時,野氂牛群看見了靠近的汽車,開始慢騰騰地跑起來。突然,從野氂牛群的隊伍里衝出三隻高大健壯的雄野氂牛,只見他們低著頭,弓著背,瞪著血紅的眼睛,向著汽車猛衝過來。

「小個子,快跑。」大鬍子氣急敗壞地說,小個子一看,三隻野氂牛像小黑山一樣吼叫著向他們衝來,嚇得一個急轉彎,猛踩油門,一溜油竄出大老遠,再看野氂牛仍不肯罷休,追了很久才停下。

毛毛和羅斯這下才高興起來,哈利說,「毛毛,我給野氂牛照了很多照片,你一定給我選一張最好的洗出來,我要把它貼在我的房間里,它太勇敢了。」

大鬍子對著小個子就是一個耳光,「你這個笨蛋,那野氂牛力大無窮,像牛魔王一樣,惹怒了他們,他們能把咱們的車掀翻撞爛,你不要命啦。」

毛毛這時對小個子說,「再叫你裝酷。」

大鬍子話還未說完,只聽見外面一陣高音喇叭聲。「立即停車,接受檢查。」

咦,聲音是從哪兒傳來的呢,他們四下一看,這才發現,在他們身後,從高空上飛過來三架武裝直升機。

大鬍子慌了神,連忙一把奪過汽車方向盤,汽車跑得更快了,直升機緊跟著他們盤旋,「我們是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請立即停車接受檢查。」「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果然,從四周又開過來很多警車,大鬍子一個急剎車,跳下車拔腿就跑。刀疤臉狗急跳牆,拿起獵槍就想開槍。毛毛對哈利使了個眼色,哈利一下子跳到了刀疤臉的身上,照著刀疤臉的手就是一口,「唉喲」,獵槍掉到了車外,毛毛和羅斯再用力一推,「撲通」一聲,刀疤臉摔到了車外,摔了個嘴啃泥。

小個子一看不妙,忙舉手說,「我投降。」

毛毛對小藏羚羊說,我們終於得救了。哈利在車上大聲喊叫,「抓住壞蛋,別讓他們跑了。」

不一會兒,直升機停下來,幾位軍官走過來。

一位青年軍官走過來問道,「你就是毛毛吧?」哈利說,「這位是毛毛,我叫哈利,這位是羅斯,這是我們救的小藏羚羊。」

羅斯心裡有點兒納悶,他們怎麼認識毛毛呢?

青年軍官自我介紹,「我是武裝警察反盜獵部隊洛桑參謀長,謝謝你們勇敢地抓捕盜獵分子,以後可要注意安全。」

三個盜獵分子被押上警車開走了,洛桑參謀長對毛毛說,「毛毛,請你們坐上飛機和我們一起走吧。」毛毛有點兒不好意思,「這怎麼行呢。」

洛桑參謀長笑著說,「你們是英雄,是保護自然和動物的功臣,別客氣。」

哈利早已跳上了武裝直升飛機,毛毛、羅斯抱著小藏羚羊也坐在了直升飛機上。

啊,武裝直升飛機裡面原來這麼大,只見飛機里到處是儀錶盤和按鈕,哈利對羅斯說,「這裡可比你的背上寬敞多了。」

羅斯說,「飛機好是好,可你不能一直坐飛機旅行吧,你要是不想和我們旅行,下次,我和毛毛就不帶你了。」哈利忙說,「羅斯,你別認真,我是開玩笑的。」大伙兒都被他倆逗笑了。

毛毛好奇地向洛桑參謀長問這問那。

洛桑參謀長向他介紹說,這架武裝直升飛機是我們國家最先進的國產武裝直升機,叫「飛鷹」。它主要具有空中懸停和垂直起落的優點,主要用來執行運輸、救援、警衛、反潛等任務。它可同時跟蹤30個目標,攜帶有反坦克導彈、空對地導彈、火箭發射巢和機槍吊艙等設備。

在武警的反盜獵基地,全體武警官兵和公安幹警為毛毛、哈利、羅斯開了慶功會,武警官兵為毛毛他們獻上了潔白的哈達,還為毛毛他們唱歌跳舞,他們三個吃著乳酪、糌粑,喝著酥油茶,別提多高興了。最後部隊首長還為他們三個人每人頒發了一枚「保護藏羚羊」勳章。

第二天,分別的時候,毛毛對洛桑參謀長說,「請你們一定照顧好失去媽媽的小藏羚羊。」

洛桑參謀長說,「毛毛,放心吧,我們會照顧好它的。」小藏羚羊在毛毛、哈利、羅斯的注視下吃完了毛毛的最後一塊巧克力。就這樣,毛毛、哈利、羅斯依依不捨地離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毛毛、哈利、羅斯旅行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毛毛、哈利、羅斯旅行記 毛毛、哈利、羅斯旅行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四)智擒盜獵者

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