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

第五幕

第一場城門附近的廣場

瑪利安娜蒙面紗及依莎貝拉、彼得神父各立道旁;公爵、凡里厄斯、眾臣、安哲魯、愛斯卡勒斯、路西奧、獄吏、差役及市民等自各門分別上。

公爵

賢卿,久違了!我的忠實的老友,我很高興看見你。

安哲魯

愛斯卡勒斯

殿下安然歸來,臣等不勝雀躍!

公爵

多謝兩位。我在外面聽人說起你們治理國政是怎樣的公正嚴明,為了答謝你們的勤勞,讓我在沒有給你們其他的褒獎之前,先向你們表示我的慰勞的微意。

安哲魯

蒙殿下過獎,使小臣感愧萬分。

公爵

啊,你的功績是有口皆碑的,它可以刻在銅柱上,永垂萬世而無愧,我怎麼可以隱善蔽賢呢?把你的手給我,讓士民眾庶知道表面上的禮遇,正可以反映出發自中心的眷寵。來,愛斯卡勒斯,你也應當在我的身旁一塊兒走,你們都是我的良好的輔弼。

彼得神父及依莎貝拉上前。

彼得

現在你的時候已經到了,快去跪在他的面前,話說得響一些。

依莎貝拉

公爵殿下伸冤啊!請您低下頭來看一個受屈含冤的——唉,我本來還想說,處女!尊貴的殿下!請您先不要瞻顧任何其他事務,直到您聽我說完我沒有半句謊言的哀訴,給我主持公道,主持公道啊!

公爵

你有什麼冤枉?誰欺侮了你?簡簡單單地說出來吧。安哲魯大人可以給你主持公道,你只要向他訴說好了。

依莎貝拉

噯喲殿下,您這是要我向魔鬼求救了!請您自己聽我說,因為我所要說的話,也許會因為不能見信而使我受到責罰,也許殿下會使我伸雪奇冤。求求您,就在這兒聽著我吧!

安哲魯

殿下,我看她有點兒瘋頭瘋腦的;她曾經替她的兄弟來向我求情,她那個兄弟是依法處決的——

依莎貝拉

依法處決的!

安哲魯

所以她懷恨在心,一定會說出些荒謬奇怪的話來。

依莎貝拉

我要說的話聽起來很奇怪,可是的的確確是事實。安哲魯是一個背盟毀約的人,這不奇怪嗎?安哲魯是一個殺人的兇手,這不奇怪嗎?安哲魯是一個淫賊,一個偽君子,一個蹂躪女性的傢伙,這不是奇之又奇的事情嗎?

公爵-

,那真是太奇怪了。

依莎貝拉

奇怪雖然奇怪,真實卻是真實,正像他是安哲魯一樣無法抵賴。真理是永遠蒙蔽不了的。

公爵

把她攆走了吧!可憐的東西,她因為失去了理智才說出這樣的話來。

依莎貝拉

啊!殿下,假使您希望來世能得到超度,請不要以為我是個瘋子而不理我。似乎不會有的事,不一定不可能。世上最惡的壞人,也許瞧上去就像安哲魯那樣拘謹嚴肅,正直無私;安哲魯在莊嚴的外表、清正的名聲、崇高的位階的重重掩飾下,也許就是一個罪大惡極的兇徒。相信我,殿下,我決不是誣衊他,要是我有更壞的字眼可以用來形容他,也決不會把他形容得過分。

公爵

她一定是個瘋子,可是她瘋得這樣有頭有腦,倒是奇怪得很。

依莎貝拉

啊!殿下,請您別那麼想,不要為了枉法而驅除理智。請殿下明察秋毫,別讓虛偽掩蓋了真實。

公爵

有許多不瘋的人,也不像她那樣說得頭頭是道。你有些什麼話要說?

依莎貝拉

我是克勞狄奧的姊姊,他因為犯了姦淫,被安哲魯判決死刑。立願修道、尚未受戒的我,從一位路西奧的嘴裡知道了這個消息——

路西奧

稟殿下,我就是路西奧,克勞狄奧叫我向她報信,請她設法運動安哲魯大人,寬恕她弟弟的死刑。

公爵

我沒有叫你說話。

路西奧

是,殿下,可是您也沒有叫我不說話。

公爵

我現在就叫你不說話。等我有事情要問到你的時候,我倒希望你能說得動聽一點。

路西奧

請您放心,絕對沒錯。

公爵

這話用不著對我說;你自己當心點吧。

依莎貝拉

這位先生已經代我說出一些情況了——

路西奧

不錯。

公爵

她雖然不錯,你不該說話而開了口,卻是大錯了。說下去吧。

依莎貝拉

我就去見這個惡毒卑鄙的攝政——

公爵

你又在說瘋話了。

依莎貝拉

原諒我,可是我說的是事實。

公爵

好,就算是事實;那麼你說下去吧。

依莎貝拉

我怎樣向他哀求懇告,怎樣向他長跪泣請,他怎樣拒絕我,我又怎樣回答他,這些說來話長,也不必細說。最後的結果,一提起就叫人羞憤填膺,難於啟口。他說我必須把我這清白的身體,供他發泄他的獸慾,方才可以釋放我的弟弟。在無數次反覆思忖以後,手足之情,使我顧不得什麼羞恥,我終於答應了他。可是到了下一天早晨,他的目的已經達到,卻下了一道命令要我可憐的弟弟的首級。

公爵

哪會有這等事!

依莎貝拉

啊,那是千真萬確的!

公爵

無知的賤人!你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些什麼話,也許你受了什麼人的指使,有意破壞安哲魯大人的名譽。第一,他的為人的正直,是誰都知道的;第二,他這樣急不及待地懲治自己也有的過錯,在道理上是完全說不通的;要是他自己也幹了那一件壞事,那麼他推己及人,怎麼會一定要把你的兄弟處死?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指使著你,快給我從實招來,誰叫你到這兒來呼冤的?

依莎貝拉

竟是這樣嗎?天上的神明啊!求你們給我忍耐吧!天理昭彰,暫時包庇起來的罪惡,總有一天會揭露出來的。願上天保佑殿下,我只能含冤莫訴,就此告辭了。

公爵

我知道你現在想要逃走了。來人!給我把她關起來!難道可以讓這種惡意的誹謗誣衊我所親信的人嗎?這一定是一種陰謀。是誰給你出的主意,叫你到這兒來的?

依莎貝拉

是洛度維克神父,我希望他也在這兒。

公爵

是一個教士嗎?有誰認識這個洛度維克?

路西奧

殿下,我認識他,他是一個愛管閑事的教士。我一見他就討厭,要是他不是出家人,我一定要把他痛打一頓,因為他曾經在您的背後說過您的壞話。

公爵

說過我的壞話!好一個教士!還要教唆這個壞女人來誣告我們的攝政!去把這教士找來!

路西奧

就在昨天晚上,我看見她和那個教士都在監獄里;他是一個放肆的教士,一個下流不堪的傢伙。

彼得

上帝祝福殿下!我方才始終在旁邊聽著,發現他們都在欺騙您。第一,這個女人控告安哲魯大人的話都是假的,他碰也沒有碰過她的身體。

公爵

我相信你的話。你認識他所說起的那個教士洛度維克嗎?

彼得

我認識他,他是一個道高德重的人,並不像這位先生所說的那麼下賤,那麼愛管閑事,我可以擔保他從來沒有說過殿下一句壞話。

路西奧

殿下,相信我,他把您說得不湛入耳呢。

彼得

好,他總會有一天給自己洗刷清楚的,可是稟殿下,他現在害著一種奇怪的毛病。他知道有人要來向您控告安哲魯大人,所以他特意叫我前來,代他說一說他所知道的是非真相;這些話將來如果召他來,他都能宣誓證明。第一,關於這個女人對這位貴人的誣衊之詞,我可以當著她的面證明她的話完全不對,並且迫使她自己承認。

公爵

師傅,你說吧。(差役執依莎貝拉下,瑪利安娜趨前)安哲魯,你對於這一幕戲劇覺得可笑嗎?天啊,無知的人們是多麼痴愚!端幾張坐椅來。來,安哲魯賢卿,我對這件案子完全處於旁觀者的地位,你自己去作審判官吧。師傅,這個是證人嗎?先讓她露出臉來再說話。

瑪利安娜

恕我,殿下;我要得到我丈夫的准許,才敢露臉。

公爵

啊,你是一個有夫之婦嗎?

瑪利安娜

不,殿下。

公爵

你是一個處女嗎?

瑪利安娜

不,殿下。

公爵

那麼是一個寡婦嗎?

瑪利安娜

也不是,殿下。

公爵

咦,這也不是,那也不是;既不是處女,又不是寡婦,又不是有夫之婦,那麼你究竟是什麼?

路西奧

殿下,她也許是個婊子,許多婊子都是既不是處女,又不是寡婦,又不是有夫之婦。

公爵

叫那傢伙閉嘴!但願有朝一日他犯了案,那時候有他說話的份兒。

路西奧

是,殿下。

瑪利安娜

殿下,我承認我從來沒有結過婚;我也承認我已經不是處女。我曾經和我的丈夫發生過關係,可是我的丈夫卻不知道他曾經和我發生過關係。

路西奧

殿下,那時他大概喝醉了酒,不省人事。

公爵

你要是也喝醉了酒就好了,免得總這樣嘮嘮叨叨。

路西奧

是,殿下。

公爵

這婦人不能做安哲魯大人的證人。

瑪利安娜

請殿下聽我分說。剛才那個女子控告安哲魯大人和她通姦,同時也就控告了我的丈夫;可是她說他和她幽敘的時間,他正在我的懷抱里兩情繾綣呢。

安哲魯

她所控告的不僅是我一個人嗎?

瑪利安娜

那我可不知道。

公爵

不知道?你剛才不是說起你的丈夫嗎?

瑪利安娜

是的,殿下,那就是安哲魯;他以為他所親近的是依莎貝拉的肉體,卻不知道他所親近的是我的肉體。

安哲魯

這一派胡言,說得太荒謬離奇了。讓我們看一看你的臉吧。

瑪利安娜

我的丈夫已經吩咐我,現在我可以露臉了。(取下面紗)狠心的安哲魯!這就是你曾經發誓說它是值得愛顧的臉;這就是你在訂盟的當時緊緊握過的手;這就是在你的花園裡代替依莎貝拉的身體。

公爵

你認識這個女人嗎?

路西奧

據她說,不僅認識,還發生過關係哩。

公爵

不准你再開口!

路西奧

遵命,殿下。

安哲魯

殿下,我承認我認識她;五年以前,我曾經和她有過婚姻之議,可是後來未成事實,一部分的原因是她的嫁奩不足預定之數,主要的原因卻是她的名譽不大好。從那時起直到現在,五年以來,我可以發誓我從來不曾跟她說過話,從來不曾看見過她,也從來不曾聽到過她的什麼消息。

瑪利安娜

殿下,天日在上,我已經許身此人,無可更移,而且在星期二晚上,我們已經在他的花園裡行過夫婦之道。倘使我這樣的話是謊話,讓我跪在地上永遠站不起來,變成一座石像。

安哲魯

我剛才還不過覺得可笑,現在可再也忍耐不住了;殿下,給我審判他們的權力吧。我看得出來這兩個無恥的婦人,都不過是給人利用的工具,背後都有有力的人在那兒操縱著。殿下,讓我把這種陰謀究問出來吧。

公爵

很好,照你的意思把她們重重地處罰吧。你這愚蠢的教士,你這刁惡的婦人,你們跟那個婦人串通勾結,你們以為指著一個個神聖的名字起誓,就可以破壞一個大家公認的正人君子的名譽嗎?愛斯卡勒斯,你也陪著安哲魯坐下來,幫助他推究出誰是這件事的主謀。還有一個指使他們的教士,快去把他抓來。

彼得

殿下,他要是也在這兒,那就再好也沒有了,因為這兩個女人正是因為受他的慫恿,才來此呼冤的。他住的地方獄官知道,可以叫他去召他來。

公爵

快去把他抓來。(獄吏下)賢卿,這件案子與你有關,你可以全權聽斷,照你所認為最適當的辦法,懲罰這一輩中傷你名譽的人。我且暫時離開你們,可是你們不必起座,把這些造謠誹謗之徒辦好了再說吧。

愛斯卡勒斯

殿下,我們一定要徹底究問。(公爵下)路西奧,你不是說你知道那個洛度維克神父是個壞人嗎?

路西奧

他只是穿扮得像個學道修行之人,心裡頭可是千刁萬惡。他把公爵罵得狗血噴頭呢。

愛斯卡勒斯

請你在這兒等一等,等他來了,把他向你說過的話和他當面對質。這個神父大概是一個很刁鑽的人。

路西奧

正是,大人,他的刁鑽在維也納可以首屈一指。

愛斯卡勒斯

把那依莎貝拉叫回來,我還要問她話。(一侍從下)大人,請您讓我審問她,您可以看看我怎樣對付她。

路西奧

聽她方才的話,您未必比安哲魯大人更對付得了她吧。

愛斯卡勒斯

你認為這樣嗎?

路西奧

我說,大人,您要是悄悄地對付她,她也許就會招認一切;當著眾人的面,她會怕難為情不肯說的。

愛斯卡勒斯

我要暗地裡想些辦法。

路西奧

那就對了,女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是一本正經的,到了半夜三更才會輕狂起來。

差役等擁依莎貝拉上。

愛斯卡勒斯

(向依莎貝拉)來,姑娘,這兒有一位小姐說你的話完全不對。

路西奧

大人,我所說的那個壞蛋,給獄官找了來了。

愛斯卡勒斯

來得正好。你不要跟他說話,等我問到你的時候再說。

公爵化教士裝,隨獄吏上。

路西奧

禁聲!

愛斯卡勒斯

來,是你叫這兩個女人誹謗安哲魯大人嗎?她們已經招認是受你的主使。

公爵

沒有那回事。

愛斯卡勒斯

怎麼!你不知道你現在是在什麼地方嗎?

公爵

尊重你的地位!讓魔鬼在他灼熱的火椅上受人暫時的崇拜吧!公爵在哪裡?他應該在這裡聽我說話。

愛斯卡勒斯

我們就代表公爵,我們要聽你怎樣說話,你可要說得小心一點。

公爵

我可要大膽地說。唉!你們這批可憐的人!你們要想在這一群狐狸中間找尋羔羊嗎?你們的冤屈是沒有伸雪的希望了!公爵去了嗎?那麼還有誰給你們作主?這公爵是個不公的公爵,把你們事實昭彰的控訴置之不顧,卻讓你們所控告的那個惡人來審問你們。

路西奧

就是這個壞蛋,我說的就是他。

愛斯卡勒斯

怎麼,你這無禮放肆的教士!你嗾使這兩個婦人誣告好人,難道還不夠,還敢當著他的面,這樣把他辱罵嗎?你居然還敢把公爵也牽連在內,批評他審案不公!來,給他上刑!我們要敲斷你的每一個骨節,好叫你老老實實招認出來。哼!不公!

公爵

別發這麼大的脾氣。就是公爵自己也不敢彎一彎我的手指,正像他不敢彎痛他自己的手指一樣。我不是他的子民,也不是這地方的人。因為有事到此,使我有機會冷眼旁觀這裡的一切;我看見維也納教化廢弛,政令失修,各項罪惡雖然在法律上都有處罰的明文,可是因為當局的縱容姑息,嚴厲的法律反而像是牙科郎中門口掛起的一串碎牙,只能讓人指點當笑話。

愛斯卡勒斯

你竟敢毀謗政府!把他抓進監獄里去!

安哲魯

路西奧,你有什麼話要告發他的?他不就是你向我們說起的那個人嗎?

路西奧

正是他,大人。過來,好禿老頭兒,你認識我嗎?

公爵

我聽見你的聲音,就記起你來了。公爵沒有回來的時候,我們曾經在監獄門口會面過。

路西奧

啊,你還記得嗎?那麼你記不記得你說過公爵什麼壞話?

公爵

我記得非常清楚哩。

路西奧

真的嗎?你不是說他是一個色鬼、一個蠢貨、一個懦夫嗎?

公爵

先生,你要是把那樣的話當作我說的,那你一定把你自己當作我了。你才真這樣說過他,而且還說過比這更厲害、更不堪的話呢。

路西奧

噯呀,你這該死的家!我不是因為你出言無禮,曾經扯過你的鼻子嗎?

公爵

我可以發誓,我愛公爵就像愛我自己一樣。

安哲魯

這壞人到處散布大逆不道的妖言,現在倒又想躲賴了!

愛斯卡勒斯

這種人還跟他多講什麼。把他抓進監獄里去!獄官在哪裡?把他抓進監獄里去,好好地關起來,讓他不再搬嘴弄舌。那兩個淫婦跟那另外一個同黨也都給我一起抓起來。(獄吏欲捕公爵。)

公爵

且慢,等一會兒。

安哲魯

什麼!他想反抗嗎?路西奧,你幫他們捉住他。

路西奧

好了,師傅,算了吧。噯呀,你這撒謊的賊禿,你一定要戴著你那頂頭巾嗎?讓我們瞧瞧你那奸惡的尊容吧。他媽的!我們倒要看看你是怎樣一副豺狼面孔,然後再送你的終。你不願意脫下來嗎?(扯下公爵所戴的教士頭巾,公爵現出本相。)

公爵

你是第一個把教士變成公爵的惡漢。獄官,這三個無罪的好人,先讓我把他們保釋了。(向路西奧)先生,別溜走啊!那個教士就要跟你說兩句話兒。把他看起來。

路西奧

糟糕,我的罪名也許還不止殺頭呢!

公爵

(向愛斯卡勒斯)你剛才所說的話,不知不罪,你且坐下吧。我要請他起身讓座。(向安哲魯)對不起了。你現在還可以憑藉你的口才、你的機智和你的厚顏來為你自己辯護嗎?如果你自認為還能,就請辯護吧;等一會兒我開口的時候,你就沒得可講了。

安哲魯

啊,我的威嚴的主上!您像天上的神明一樣炯察到我的過失,我要是還以為可以在您面前掩飾過去,那豈不是罪上加罪了嗎?殿下,請您不用再審判我的醜行,我願意承認一切。求殿下立刻把我宣判死刑,那就是莫大的恩典了。

公爵

過來,瑪利安娜。你說,你是不是和這女子訂過婚約?

安哲魯

是的,殿下。

公爵

那麼快帶她去立刻舉行婚禮。神父,你去為他們主婚吧;完事以後,再帶他回到這兒來。獄官,你也同去。(安哲魯、瑪利安娜、彼得及獄吏下。)

愛斯卡勒斯

殿下,這事情雖然出人意表,可是更使我奇怪的是他會有這種無恥的行為。

公爵

過來,依莎貝拉。你的神父現在是你的君王了;可是我的外表雖然有了變化,內心卻仍是一樣,當初我顧問著你的事情,現在我仍舊願意為你繼續效勞。

依莎貝拉

草野陋質,冒昧無知,多多勞動殿下,還望殿下恕罪!

公爵

恕你無罪,依莎貝拉,今後你不用拘禮吧。我知道你為了你兄弟的死去,心裡很是悲傷;你也許會不懂為什麼我這樣隱姓埋名,設法營救他,卻不願直截爽快運用我的權力,阻止他的處決。啊,善良的姑娘!我想不到他會這樣快就被處死了,以致破壞了我原來的目的。可是願他死後平安!他現在可以不用憂生怕死,比活著心懷恐懼快樂得多了,你也用這樣的思想寬慰你自己吧。

依莎貝拉

我也是這樣想著,殿下。

安哲魯、瑪利安娜、彼得神父及獄吏重上。

公爵

這個新婚的男子,雖然他曾經用淫猥的妄想侮辱過你的無瑕的貞操,可是為了瑪利安娜的緣故,你必須寬恕他。不過他既然把你的兄弟處死,自己又同時犯了姦淫和背約的兩重罪惡,那麼法律無論如何仁慈,也要高聲呼喊出來,「克勞狄奧怎樣死,安哲魯也必須照樣償命!」一個死得快,一個也不能容他緩死,用同樣的處罰抵銷同樣的罪,這才叫報應循環!所以,安哲魯,你的罪惡既然已經暴露,你就是再想抵賴,也無從抵賴,我們就判你在克勞狄奧授首的刑台上受死,也像他一樣迅速處決。把他帶去!

瑪利安娜

啊,我的仁慈的主!請不要空給我一個名義上的丈夫!

公爵

給你一個名義上的丈夫的,是你自己的丈夫。我因為顧全你的名譽,所以給你作主完成了婚禮,否則你已經失身於他,你的終身幸福要受到影響。至於他的財產,按照法律應當由公家沒收,可是我現在把它全部判給你,你可以憑著它去找一個比他好一點的丈夫。

瑪利安娜

啊,好殿下,我不要別人,也不要比他更好的人。

公爵

不必為他求情,我的主意已經打定了。

瑪利安娜

(跪下)求殿下大發慈悲——

公爵

你這樣也不過白費唇舌而已。快把他帶下去處死!(向路西奧)朋友,現在要輪到你了。

瑪利安娜

噯喲,殿下!親愛的依莎貝拉,幫助我,請你也陪著我跪下來吧,生生世世,我永不忘記你的恩德。

公爵

你請她幫你求情,那豈不是笑話!她要是答應了你,她的兄弟的鬼魂也會從墳墓中起來,把她抓了去的。

瑪利安娜

依莎貝拉,好依莎貝拉,你只要在我一旁跪下,把你的手舉起,不用說一句話,一切由我來說。人家說,最好的好人,都是犯過錯誤的過來人;一個人往往因為有一點小小的缺點,將來會變得更好。那麼我的丈夫為什麼不會也是這樣?啊,依莎貝拉,你願意陪著我下跪嗎?

公爵

他必須抵償克勞狄奧的性命。

依莎貝拉

(跪下)仁德無涯的殿下,請您瞧著這個罪人,就當作我的弟弟尚在人世吧!我想他在沒有看見我之前,他的行為的確是出於誠意的,既然是這樣,那麼就恕他一死吧。我的弟弟犯法而死,咎有應得;安哲魯的用心雖然可惡,幸而他的行為並未貽害他人;只好把他當作圖謀未遂看待,應當減罪一等。因為思想不是具體的事實,居心不良,不能作為判罪的根據。

瑪利安娜

對啊,殿下。

公爵

你們的懇求都是沒用的,站起來吧。我又想起了一件錯誤。獄官,克勞狄奧怎麼不在慣例的時辰處死?

獄吏

這是命令如此。

公爵

你執行此事有沒有接到正式的公文?

獄吏

不,卑職只接到安哲魯大人私人的手諭。

公爵

你辦事這樣疏忽,應當把你革職。把你的鑰匙交出來。

獄吏

求殿下開恩,卑職一時糊塗,干下錯事,後來仔細一想,非常懊悔,所以還有一個囚犯,本來也是奉手諭應當處死的,我把他留下來沒有執行。

公爵

他是誰?

獄吏

他名叫巴那丁。

公爵

我希望你把克勞狄奧也留下來就好了。去,把他帶來,讓我瞧瞧他是怎樣一個人。(獄吏下。)

愛斯卡勒斯

安哲魯大人,像您這樣一個人,大家都看您是這樣聰明博學,居然會墮落到一至於此;既然剋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事後又是這麼鹵莽滅裂,真太叫人失望了!

安哲魯

我真是說不出的慚愧懊惱,我的內心中充滿了悔恨,使我愧不欲生,但求速死。

獄吏率巴那丁、克勞狄奧及朱麗葉上,克勞狄奧以布罩首。

公爵

哪一個是巴那丁?

獄吏

就是這一個,殿下。

公爵

有一個教士曾經向我說起過這個人。喂,漢子,他們說你有一個冥頑不靈的靈魂,你的一生都在渾渾噩噩中過去,不知道除了俗世以外還有其他的世界。你是一個罪無可逭的人,可是我赦免了你的俗世的罪惡,從此洗心革面,好好為來生作準備吧。神父,你要多多勸導他,我把他交給你了——那個罩住了頭的傢伙是誰?

獄吏

這是另外一個給我救下來的罪犯,他本來應該在克勞狄奧梟首的時候受死,他的相貌簡直就跟克勞狄奧一模一樣。(取下克勞狄奧的首罩。)

公爵

(向依莎貝拉)要是他真和你的兄弟生得一模一樣,那麼我為了你兄弟的緣故赦免了他;為了可愛的你的緣故,我還要請你把你的手給我,答應我你是屬於我的,那麼他也將是我的兄弟。可是那事我們等會兒再說吧。安哲魯現在也知道他的生命可以保全了,我看見他的眼睛里似乎突然發出光來。好吧,安哲魯,你的壞事幹得不錯,好好愛著你的妻子吧,她是值得你敬愛的。可是我什麼人都可以饒恕,只有一個人卻不能饒恕。(向路西奧)你說我是一個笨伯、一個懦夫、一個窮奢極侈的人、一頭蠢驢、一個瘋子;我究竟什麼地方得罪了你,你竟這樣辱罵我?

路西奧

真的,殿下,我不過是說著玩玩而已。您要是因此而把我弔死,那也隨您的便;可是我希望您還是把我鞭打一頓算了吧。

公爵

先把你抽一頓鞭子,然後再把你弔死。獄官,我曾經聽他發誓說過他曾經跟一個女人相好有了孩子,你給我去向全城宣告,有哪一個女人受過這淫棍之害的,叫她來見我,我就叫他跟她結婚;婚禮完畢之後,再把他鞭打一頓弔死。

路西奧

求殿下開恩,別讓我跟一個婊子結婚。殿下剛才還說過,您本來是一個教士,是我把您變成了一個公爵,那麼好殿下,您就是為了報答我起見,也不該叫我變成一個烏龜呀。

公爵

你必須和她結婚。我赦免了你的誹謗,其餘的罪名也一概寬免。把他帶到監獄里去,好好照著我的意思執行。

路西奧

殿下,跟一個婊子結婚,那可要了我的命,簡直就跟壓死以外再加上鞭打、弔死差不多。

公爵

侮辱君王,應該得到這樣的懲罰。克勞狄奧,你應當好好補償你那位為你而受苦的愛人。瑪利安娜,願你從此快樂!安哲魯,你要待她好一點,我曾經聽過她的懺悔,知道她是一位賢淑的女子。愛斯卡勒斯,我的好朋友,謝謝你的賢勞,我以後還要重重酬答你。獄官,因為你的謹慎機密,我要給你一個好一點的官職。安哲魯,他把拉戈靜的首級冒充做克勞狄奧的,把你矇混過去,你不要見怪於他,這完全是出於好意。親愛的依莎貝拉,我心裡有一種意思,對於你的幸福大有關係;你要是願意聽我的話,那麼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的一切也都是我的,來,打道回宮,我還要慢慢地把許多未了之事讓你們大家知道。(同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報還一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一報還一報目錄 一報還一報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幕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