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

第五幕

第一場馬賽。一街道

海麗娜、寡婦、黛安娜及二侍從上。

海麗娜

像這樣急如星火的晝夜奔波,一定使兩位十分疲倦了;這也實在沒有辦法。可是你們既然為了我的事情,不分晝夜地受了這許多辛苦,我一定會知恩圖報,沒齒不忘的。來得正好。

一朝士上。

海麗娜

這個人要是肯替我們出力,也許可以幫我帶信給王上。上帝保佑您,先生!

朝士

上帝保佑您!

海麗娜

尊駕好像曾經在宮廷里見過。

朝士

我在那面曾經住過一些時間。

海麗娜

向來我聽人家說您是個熱心的好人,今天因為有一件非常迫切的事情,不揣冒昧,想要借重大力,倘蒙見助,永感大德。

朝士

您要我做什麼事?

海麗娜

我想勞駕您把這一通訴狀轉呈王上,再請您設法帶我去親自拜見他。

朝士

王上已經不在這裡了。

海麗娜

不在這裡了!

朝士

不騙你們,他已經在昨天晚上離開此地,他去得很是匆忙,平常他可不是這樣子的。

寡婦

主啊,我們白費了一場辛苦!

海麗娜

只要能夠得到圓滿的結果,何必顧慮眼前的挫折。請問他到什麼地方去了?

朝士

大概是到羅西昂去;我也正要到那裡去。

海麗娜

先生,您大概會比我早一步看見王上,可不可以請您把這一紙訴狀遞到他的手裡?我相信您給我做了這一件事,不但不會受責,而且一定對您大有好處的。我們雖然缺少高車駿馬,一定會盡我們的力量追蹤著您前去。

朝士

我願意效勞。

海麗娜

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您的好心決不會沒有酬報。咱們應該趕快上路了,去,去,把車馬駕好了。(同下。)

第二場羅西昂。伯爵夫人府中的內廳

小丑及帕洛上。

帕洛

好拉瓦契先生,請你把這封信交給拉佛大人。我從前穿綢著緞的時候,你也是認識我的;現在因為失歡於命運,所以才沾上了這一身骯髒的氣味。

小丑

嘿,若照你那麼說,失歡於命運可真夠臭的。以後,凡是從命運的泥坑裡撈上來的魚,我是一條也不吃了。請你往那邊站站。

帕洛

不,你不必堵住你的鼻子,我不過比方這樣說說而已。

小丑

不管是你的比方也好,別人的比方也好,氣味這樣難聞,我總是得堵鼻子的。請你再站遠點。

帕洛

有勞你,大哥,給我送一送這封信。

小丑

嘿!對不起,你站開點吧;從命運的毛廁里送信給一位貴人!瞧,他自己來啦。

拉佛上。

小丑

大人,這兒有一頭貓,可不是帶麝香味的貓,他自己說因為失歡於命運,所以跌在他的爛泥潭裡,沾上了滿身的骯髒。我瞧他的樣子,像是一個寒酸倒霉的蠢東西壞傢伙,我很可憐他這副窮相,所以才用那番話捧他,現在請大人隨便發落他吧。(下。)

帕洛

大人,我是一個不幸在命運的利爪下受到重傷的人。

拉佛

那麼你要我怎麼辦呢?現在再去剪掉命運的利爪也太遲了。命運是一個很好的女神,她不願讓小人永遠得志,一定是你自己做了壞事,她才會加害於你。這幾個錢你拿去吧。讓保甲長給你找點活干,替你向命運說合說合。我還有別的事情,少陪了。

帕洛

請大人再聽我說一句話。

拉佛

你嫌這錢太少嗎?好,再給你一個,不用多說啦。

帕洛

好大人,我的名字是帕洛。

拉佛

這可不止是一句話。噯喲,失敬失敬!你的那面寶貝鼓兒怎樣啦?

帕洛

啊,我的好大人,您是第一個揭破我的人。

拉佛

是真的嗎?我也是第一個甩掉你的人。

帕洛

您是有能力拉我一把的,大人,因為我是由於您才落到這個地步。

拉佛

滾開,混蛋!你要我一面做壞人,一面做好人,推了你下去,再把你拉上來嗎?(內喇叭聲)王上來了,這是他的喇叭的聲音。你等幾天再來找我吧。我昨天晚上還說起你;你雖然是一個傻瓜又是一個壞人,可是我也不願瞧著你餓死。你去吧。

帕洛

謝謝大人。(各下。)

第三場同前。伯爵夫人府中一室

喇叭奏花腔。國王、伯爵夫人、拉佛、群臣、朝士、侍衛等上。

國王

她的死對於我無異是喪失了一件珍貴的寶物,可是我真想不到你的兒子竟會這樣痴愚狂悖,不知道她的真正的價值。

伯爵夫人

陛下,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了,總是他年少無知,乘著一時的血氣,受不住理智的節制,才會有這樣乖張的行動,請陛下不必多計較了吧。

國王

可尊敬的夫人,我曾經對他懷著莫大的憤怒,只待找到機會,便想把重罰降在他的身上,可是現在我已經寬恕一切、忘懷一切了。

拉佛

請陛下恕我多言,我說,這位小爵爺太對不起陛下,太對不起他的母親,也太對不起他的夫人了,可是他尤其對不起他自己;他所失去的這位妻子,她的美貌足以使人間粉黛一齊失色,她的言辭足以迷醉每一個人的耳朵,她的盡善盡美,足以使最高傲的人俯首臣服。

國王

讚美已經失去的事物,使它在記憶中格外顯得可愛。好,叫他過來吧;我們已經言歸於好,從此不再重提舊事了。他無須向我求恕;他所犯的重大過失,已經成為過去的陳跡,埋葬在永久的遺忘里了。讓他過來見我吧,他現在是一個不相識者,不是一個罪人,告訴他,這就是我的旨意。

近侍

是,陛下。(下。)

國王

他對於你的女兒怎麼說?你跟他說起過這回事嗎?

拉佛

他說一切都要聽候陛下的旨意。

國王

那麼我們可以作成這一頭婚事了。我已經接到幾封信,對他都是備極揄揚。

勃特拉姆上。

拉佛

他今天打扮得果然英俊不凡。

國王

我的心情是變化無常的天氣,你在我身上可以同時看到溫煦的日光和無情的霜霰;可是當太陽大放光明的時候,蔽天的陰雲是會掃蕩一空的。你近前來吧,現在又是晴天了。

勃特拉姆

小臣罪該萬死,請陛下原諒。

國王

已往不咎,從前的種種,以後不用再提了,讓我們還是迎頭抓住眼前的片刻吧。我老了,時間的無聲的腳步,往往不等我完成最緊急的事務就溜過去了。你記得這位大臣的女兒嗎?

勃特拉姆

陛下,她在我腦中留著極好的印象。當我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我就鍾情於她;可是我的含情慾吐的舌頭還沒有敢大膽傾述我的中心的愛慕;她的記憶深深銘刻在我的心裡,使我看世間粉黛只能用輕蔑的歪曲的眼光,覺得任何女子的面貌都不及她齊整秀麗,任何女子的膚色都不及她自然勻稱,任何女子的身材都不及她修短合度。正因為如此,我那受盡世人讚美而我自己直到她死後才覺得她可愛的亡妻,才像是迷眼的灰塵,使我不能看中。

國王

你給自己辯護得很好,你對她還有這麼一些情誼,也可以略略抵銷你這一筆負心的債了。可是來得太遲了的愛情,就像已經執行死刑以後方才送到的赦狀,不論如何後悔,都沒有法子再挽回了。我們的粗心的錯誤,往往不知看重我們自己所有的可貴的事物,直至喪失了它們以後,方始認識它們的真價。我們的無理的憎嫌,往往傷害了我們的朋友,然後再在他們的墳墓之前椎胸哀泣。我們讓整個白晝在憎恨中昏睡過去,而當我們清醒轉來以後,再讓我們的愛情因為看見已經鑄成的錯誤而慟哭。溫柔的海倫是這樣地死了,我們現在把她忘記了吧。把你的定情禮物送去給美麗的穆德琳吧;兩家的家長都已彼此同意,我們現在正在等著參加我們這位喪偶郎君的再婚典禮呢。

伯爵夫人

天啊,求你祝福這一次婚姻比上一次美滿!不然,在他們會面之前,就叫我命終吧!

拉佛

來,賢婿。從今以後,我家的姓名也歸併給你了,請你快快拿出一點什麼東西來,讓我的女兒高興高興,好叫她快點兒來。(勃特拉姆取指環與拉佛〕噯喲!已故的海倫是一個可愛的姑娘,我還記得最後一次我在宮廷里和她告別的時候,我也看見她的手指上有這樣一個指環。

勃特拉姆

這不是她的。

國王

請你讓我看一看;我剛才在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這個指環了——這是我的;我把它送給海倫的時候,曾經對她說過,要是她有什麼為難的事,憑著這個指環,我就可以給她幫助。你居然會用詭計把她這隨身的至寶奪了下來嗎?

勃特拉姆

陛下,您一定是看錯了,這指環從來不曾到過她的手上。

伯爵夫人

兒呀,我可以用我的生命為誓,我的確曾經看見她戴著這指環,她把它當作生命一樣重視。

拉佛

我也可以確確實實地說我看見她戴過它。

勃特拉姆

大人,您弄錯了,她從來不曾看見過這個指環。它是從弗羅棱薩一家人家的窗戶里丟出來給我的,包著它的一張紙上還寫著丟擲這指環的人的名字。她是一位名門閨秀,她以為我受了這指環,等於默許了她的婚約;可是我自忖自己是一個有婦之夫,不敢妄邀非分,所以坦白地告訴了她我不能接受她的好意;她知道事情無望,也就死下心來,可是一定不肯收回這個指環。

國王

能夠辨別和冶鍊各種金屬的財神也不能比我自己更清楚地認出這個指環了。不管你從哪一個人手裡得到它,它是我的,也是海倫的。所以你要放明白一些,快給我招認出來,你用怎樣的暴力從她手裡把它奪了來。她曾經指著神聖的名字為證,發誓決不讓它離開她的手指,只有當她遭到極大不幸的時候,她才會把它送給我,或者當你和她同床的時候,她可以把它交給你,可是你從來不曾和她同過枕席。

勃特拉姆

她從來不曾見過這指環。

國王

你還要胡說?憑我的名譽起誓,你使我心裡起了一種不敢想起的可怕的推測。要是你竟會這樣忍心害理——這樣的事情是不見得會有,可是我不敢斷定;她是你痛恨的人,現在她死了;除非我親自在她旁邊看她死去,不然只有這指環才能使我相信她確已不在人世。把他押起來。(衛士捉勃特拉姆)已有的證據已經足夠說明我的懷疑不是沒有根據的,相反,我過去倒是太大意了。抓他下去!我們必須把事情查問一個水落石出。

勃特拉姆

您要是能夠證明這指環曾經屬她所有,那麼您也可以證明我曾經在弗羅棱薩和她睡在一個床上,可是她從來不曾到過弗羅棱薩。(衛士押下。)

國王

我心中充滿了可怖的思想。

第一場中之朝士上。

朝士

請陛下恕小臣冒昧,小臣在路上遇見一個弗羅棱薩婦人,要向陛下呈上一張狀紙,因為趕不上陛下大駕,要我代她收下轉呈御目。小臣因為看這個告狀的婦人舉止溫文,言辭優雅,聽她說來,好像她的事情非常重要,而且和陛下也有幾分關係,所以大膽答應了她。她本人大概也就可以到了。

國王

「告狀人黛安娜-卡必來特,呈為被誘失身懇祈昭雪事:竊告狀人前在弗羅棱薩因遭被告羅西昂伯爵甘言引誘,允於其妻去世后娶告狀人為妻,告狀人一時不察,誤受其愚,遂致失身。今被告已成鰥夫,理應踐履前約,庶告狀人終身有托;乃竟意圖遺棄,不別而行。告狀人迫不得已,唯有追蹤前來貴國,叩閽鳴冤,伏希王上陛下俯察下情,主持公道,拯弱質於顛危,示淫邪以儆惕,實為德便。」

拉佛

我寧願在市場上買一個女婿,把這一個搖著鈴出賣給人家。

國王

拉佛,這是上天有心照顧你才會有這一場發現。把這些告狀的人找來,快去再把那伯爵帶過來。(朝士及若干侍從下)夫人,我怕海倫是死於非命的。

伯爵夫人

但願干這樣事的人都逃不了國法的制裁!

衛士押勃特拉姆上。

國王

伯爵,我可不懂,既然在你看來,妻子就像妖怪一樣可怕,你因為不願做丈夫,嘴裡剛答應了立刻就遠奔異國,那麼你何必又想跟人家結婚呢?

朝士率寡婦及黛安娜重上。

國王

那個婦人是誰?

黛安娜

啟稟陛下,我是一個不幸的弗羅棱薩女子,舊家卡必來特的後裔;我想陛下已經知道我來此告狀的目的了,請陛下量情公斷,給我作主。

寡婦

陛下,我是她的母親。我活到這一把年紀,想不到還要出頭露面,受盡羞辱,要是陛下不給我們作主,那麼我的名譽固然要從此掃地,我這風燭殘年,也怕就要不保了。

國王

過來,伯爵,你認識這兩個婦人嗎?

勃特拉姆

陛下,我不能否認,也不願否認我認識她們;她們還控訴我些什麼?

黛安娜

你不認識你的妻子了嗎?

勃特拉姆

陛下,她不是我的什麼妻子。

黛安娜

你要是跟人家結婚,必須用這一隻手表示你的誠意,而這一隻手是已經屬於我的了;你必須對天立誓,而那些誓也已經屬於我的了。憑著我們兩人的深盟密誓,我已經與你成為一體,誰要是跟你結婚,就必須同時跟我結婚,因為我也是你的一部分。

拉佛

(向勃特拉姆)你的名譽太壞了,配不上我的女兒,你不配做她的丈夫。

勃特拉姆

陛下,這是一個痴心狂妄的女子,我以前不過跟她開過一些玩笑;請陛下相信我的人格,我還不至於墮落到這樣一個地步。

國王

除非你能用行動贏回我的信任,不然我對你的人格只能作很低的評價。但願你的人格能證明比我想的要好一些!

黛安娜

陛下,請您叫他宣誓回答,我的貞操是不是他破壞的?

國王

你怎麼回答她?

勃特拉姆

陛下,她太無恥了,她是軍營里一個人盡可夫的娼妓。

黛安娜

陛下,他冤枉了我;我倘然是這樣一個人,他就可以用普通的價錢買到我的身體。不要相信他。瞧這指環吧!這是一件稀有的貴重的寶物,可是他卻會毫不在意地丟給一個軍營里人盡可夫的娼妓!

伯爵夫人

他在臉紅了,果然是的;這指環是我們家裡六世相傳的寶物。這女人果然是他的妻子,這指環便是一千個證據。

國王

你說你看見這裡有一個人,可以為你作證嗎?

黛安娜

是的,陛下,可是他是個壞人,我很不願意提出這樣一個人來;他的名字叫帕洛。

拉佛

我今天看見過那個人,如果他也可以算是個人的話。

國王

去把這人找來。(一侍從下。)

勃特拉姆

叫他來幹麼呢?誰都知道他是一個無恥之尤的小人,什麼壞事他都做得,講一句老實話就會不舒服。難道隨著他的信口胡說,就可以斷定我的為人嗎?

國王

你的指環在她手上,這可是抵賴不了的。

勃特拉姆

我想這是事實,我的確曾經喜歡過她,也曾經和她發生過一段繾綣,年輕人愛好風流,這些逢場作戲的事實是免不了的。她知道與我身分懸殊,有心誘我上鉤,故意裝出一副冷若冰霜的神氣來激動我。因為在戀愛過程中的一切障礙,都是足以挑起更大的情熱的。憑著她的層出不窮的手段和迷人的嬌態,她終於把我征服了。她得到了我的指環,我向她換到的,卻是出普通市價都可以買得到的東西。

黛安娜

我必須捺住我的怒氣。你會拋棄你從前那位高貴的夫人,當然像我這樣的女人,更不值得你一顧,玩夠了就可以丟了。可是我還要請求你一件事,你既然是這樣一個薄情無義的男人,我也情願失去你這樣一個丈夫,叫人去把你的指環拿來還給我,讓我帶回家去;你給我的指環,我也可以還你。

勃特拉姆

我沒有什麼指環。

國王

你的指環是什麼樣子的?

黛安娜

陛下,就跟您手指上的那個差不多。

國王

你認識這個指環嗎?它剛才還是他的。

黛安娜

這就是他在我床上的時候我給他的那一個。

國王

那麼說你從窗口把它丟下去給他的話,完全是假的了。

黛安娜

我說的句句都是真話。

侍從率帕洛重上。

勃特拉姆

陛下,我承認這指環是她的。

國王

你太會躲閃了,好像見了一根羽毛的影子都會嚇了一跳似的。這就是你說起的那個人嗎?

黛安娜

是,陛下。

國王

來,老老實實告訴我,你知道你的主人和這個婦人有什麼關係?儘管照你所知道的說來,不用害怕你的主人,我不會讓他碰你的。

帕洛

啟稟陛下,我的主人是一位規規矩矩的紳士,有時他也有點兒不大老實,可是那也是紳士們所免不了的。

國王

來,來,別說廢話,他愛這個婦人嗎?

帕洛

不瞞陛下說,他愛過她;可是——

國王

可是什麼?

帕洛

陛下,他愛她就像紳士們愛著女人一樣。

國王

這是怎麼說的?

帕洛

陛下,他愛她,但是他也不愛她。

國王

你是個混蛋,但是你也不是個混蛋。這傢伙怎麼說話這樣莫名其妙的?

帕洛

我是個苦人兒,一切聽候陛下的命令。

拉佛

陛下,他只會打鼓,不會說話。

黛安娜

你知道他答應娶我嗎?

帕洛

不說假話,我有許多事情心裡明白,可是嘴上卻不便說。

國王

你不願意說出你所知道的一切嗎?

帕洛

陛下要我說,我就說,我的確替他們兩人作過媒;而且他真是愛她,簡直愛到發了瘋,什麼魔鬼呀,地獄呀,還有什麼什麼,這一類話他都說過;那個時候他們把我當作心腹看待,所以我知道他們在一起睡過覺,還有其餘的花樣兒,例如答應娶她哪,還有什麼什麼哪,這些我實在不好意思說出來,所以我想我還是不要把我所知道的事情說出來的好。

國王

你已經把一切都說出來了,除非你還能夠說他們已經結了婚。可是你這證人說話太繞彎了。站在一旁——你說這指環是你的嗎?

黛安娜

是,陛下。

國王

你從什麼地方買來的?還是誰給你的?

黛安娜

那不是人家給我,也不是我去買來的。

國王

那麼是誰借給你的?

黛安娜

也不是人家借給我的。

國王

那麼你在什麼地方拾來的?

黛安娜

我也沒有在什麼地方拾來。

國王

不是買來,又不是人家送給你,又不是人家借給你,又不是在地上拾來,那麼它怎麼會到你手裡,你怎麼會把它給了他呢?

黛安娜

我從來沒有把它給過他。

拉佛

陛下,這女人的一條舌頭翻來覆去,就像一隻可以隨便脫下套上的寬手套一樣。

國王

這指環是我的,我曾經把它賜給他的前妻。

黛安娜

它也許是陛下的,也許是她的,我可不知道。

國王

把她帶下去,我不喜歡這個女子。把她關在監牢里;把他也一起帶下去。你要是不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得到這個指環,我就立刻把你處死。

黛安娜

我永遠不告訴你。

國王

把她帶下去。

黛安娜

陛下,請您讓我交保吧。

國王

我現在知道你也不是好東西。

黛安娜

老天在上,要說我和什麼男人結識過,那除非是你。

國王

那麼你究竟為什麼要控訴他呢?

黛安娜

因為他有罪,但是他沒有罪。他知道我已經不是處女,他會發誓說我不是處女;可是我可以發誓說我是一個處女,這是他所不知道的。陛下,我願意以我的生命為誓,我並不是一個娼妓,我的身體是清白的,要不然我就配給這老頭子為妻。

國王

她越說越不像話了;把她帶下監牢里去。

黛安娜

媽,你給我去找那個保人來吧。(寡婦下)且慢,陛下,我已經叫她去找那指環的原主人來了,他可以做我的保人的。至於這位貴人,他雖然不曾害了我,他自己心裡是知道他做過什麼對不起我的事的,現在我且放過了他吧。他知道他曾經玷污過我的枕席,就在那個時候,他的妻子跟他有了身孕,她雖然已經死去,卻能夠覺得她的孩子在腹中跳動。你們要是不懂得這個生生死死的啞謎,那麼且看,解啞謎的人來了。

寡婦偕海麗娜重上。

國王

我的眼睛花了嗎?我看見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海麗娜

不,陛下,您所看見的只是一個妻子的影子,但有虛名,並無實際。

勃特拉姆

虛名也有,實際也有。啊,原諒我吧!

海麗娜

我的好夫君!當我冒充著這位姑娘的時候,我覺得您真是溫柔體貼,無微不至。這是您的指環;瞧,這兒還有您的信,它說:「汝倘能得余永不離手之指環,且能腹孕一子,確為余之骨肉者,始可稱余為夫。」現在這兩件事情我都做到了,您願意做我的丈夫嗎?

勃特拉姆

陛下,她要是能夠把這回事情向我解釋明白,我願意永遠永遠愛她。

海麗娜

要是我不能把這回事情解釋明白,要是我的話與事實不符,我們可以從此勞燕分飛,人天永別!啊,我的親愛的媽,想不到今生還能夠看見您!

拉佛

我的眼睛里酸溜溜的,真的要哭起來了。(向帕洛)朋友,借塊手帕兒給我,謝謝你。等會兒你跟我回去吧,你可以給我解解悶兒。算了,別打拱作揖了,我討厭你這個鬼腔調兒。

國王

讓我們聽一聽這故事的始終本末,叫大家高興高興。(向黛安娜)你倘然果真是一朵未經攀折的鮮花,那麼你也自己選一個丈夫吧,我願意送一份嫁奩給你;因為我可以猜到多虧你的好心的幫助,這一雙怨偶才會變成佳偶,你自己也保全了清白。這一切詳詳細細的經過情形,等著我們慢慢兒再談吧。正是——

團圓喜今夕,艱苦願終償,

不歷辛酸味,奚來齒頰香。(喇叭奏花腔。眾下。)

收場詩(飾國王者向觀眾致辭)

袍笏登場本是虛,王侯卿相總堪嗤,

但能博得觀眾喜,便是功成圓滿時。(下。)

註釋

歌詞中的「她」指特洛亞王普里阿摩斯的王后赫卡柏。赫卡柏悲嘆兒子帕里斯把海倫拐至特洛亞,因而引起戰爭。原歌詞應該是:「有九個好的,有一個壞的,總還有一個壞人。」意即:其餘九個兒子都很好,只有帕里斯不好。

懺悔火曜日(ShroveTuesday),四旬齋前的星期二,例於是日懺悔,以便開始齋戒。

五朔節(May-day),在五月一日舉行的節日。

伽倫(Galen),公元二世紀時希臘名醫。巴拉塞爾薩斯(Paracelsus,1493-1541),煉金土,醫生;生於瑞士,執業於瑞士德國各地;對於醫學的進步貢獻甚多。

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巴比倫王,吃草故事見《聖經》:《但以理書》第四章。

窄門寬門的比喻,見《聖經》:《馬太福音》第七章,第十三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終成眷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終成眷屬目錄 終成眷屬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幕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