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

第五幕

第一場雅典。忒修斯宮中

忒修斯、希波呂忒、菲勞斯特萊特及大臣侍從等上。

希波呂忒

忒修斯,這些戀人們所說的話真是奇怪得很。

忒修斯

奇怪得不像會是真實。我永不相信這種古怪的傳說和胡扯的神話。情人們和瘋子們都富於紛亂的思想和成形的幻覺,他們所理會到的永遠不是冷靜的理智所能充分了解。瘋子、情人和詩人,都是幻想的產兒:瘋子眼中所見的鬼,多過於廣大的地獄所能容納;情人,同樣是那麼瘋狂,能從埃及人的黑臉上看見海倫⒄的美貌;詩人的眼睛在神奇的狂放的一轉中,便能從天上看到地下,從地下看到天上。想像會把不知名的事物用一種形式呈現出來,詩人的筆再使它們具有如實的形象,空虛的無物也會有了居處和名字。強烈的想像往往具有這種本領,只要一領略到一些快樂,就會相信那種快樂的背後有一個賜予的人;夜間一轉到恐懼的念頭,一株灌木一下子便會變成一頭熊。

希波呂忒

但他們所說的一夜間全部的經歷,以及他們大家心理上都受到同樣影響的一件事實,可以證明那不會是幻想。雖然那故事是怪異而驚人,卻並不令人不能置信。

忒修斯

這一班戀人們高高興興地來了。

拉山德、狄米特律斯、赫米婭、海麗娜上。

忒修斯

恭喜,好朋友們!恭喜!願你們心靈里永遠享受著沒有陰翳的愛情日子!

拉山德

願更大的幸福永遠追隨著殿下的起居!

忒修斯

來,我們應當用什麼假面劇或是舞蹈來消磨在尾餐和就寢之間的三點鐘悠長的歲月呢?我們一向掌管戲樂的人在哪裡?有哪幾種餘興準備著?有沒有一齣戲劇可以祛除難挨的時辰里按捺不住的焦灼呢?叫菲勞斯特萊特過來。

菲勞斯特萊特

有,偉大的忒修斯。

忒修斯

說,你有些什麼可以縮短這黃昏的節目?有些什麼假面劇?有些什麼音樂?要是一點娛樂都沒有,我們怎麼把這遲遲的時間消度過去呢?

菲勞斯特萊特

這兒是一張預備好的各種戲目的單子,請殿下自己揀選哪一項先來。(呈上單子。)

忒修斯

「與馬人⒅作戰,由一個雅典太監和豎琴而唱」。那個我們不要聽;我已經告訴過我的愛人這一段表彰我的姻兄赫剌克勒斯武功的故事了。「醉酒者之狂暴,特剌刻歌人慘遭肢裂的始末。」⒆那是老調,當我上次征服忒拜凱旋迴來的時候就已經表演過了。「九繆斯神⒇痛悼學術的淪亡」。那是一段犀利尖刻的諷刺,不適合於婚禮時的表演。「關於年輕的皮拉摩斯及其愛人提斯柏的冗長的短戲,非常悲哀的趣劇」。悲哀的趣劇!冗長的短戲!那簡直是說灼熱的冰,發燒的雪。這種矛盾怎麼能調和起來呢?

菲勞斯特萊特

殿下,一出一共只有十來個字那麼長的戲,當然是再短沒有了;然而即使只有十個字,也會嫌太長,叫人看了厭倦;因為在全劇之中,沒有一個字是用得恰當的,沒有一個演員是支配得適如其份的。那本戲的確很悲哀,殿下,因為皮拉摩斯在戲里要把自己殺死。可是我看他們預演那一場的時候,我得承認確曾使我的眼中充滿了眼淚;但那些淚都是在縱聲大笑的時候忍俊不住而流下來的,再沒有人流過比那更開心的淚水了。

忒修斯

扮演這戲的是些什麼人呢?

菲勞斯特萊特

都是在這兒雅典城裡作工過活的胼手胝足的漢子。他們從來不曾用過頭腦,今番為了準備參加殿下的婚禮,才辛辛苦苦地把這本戲記誦起來。

忒修斯

好,就讓我們聽一下吧。

菲勞斯特萊特

不,殿下,那是不配煩瀆您的耳朵的。我已經聽完過他們一次,簡直一無足取;除非你嘉納他們的一片誠心和苦苦背誦的辛勤。

忒修斯

我要把那本戲聽一次,因為純樸和忠誠所呈獻的禮物,總是可取的。去把他們帶來。各位夫人女士們,大家請坐下。(菲勞斯特萊特下。)

希波呂忒

我不歡喜看見微賤的人作他們力量所不及的事,忠誠因為努力的狂妄而變成毫無價值。

忒修斯

啊,親愛的,你不會看見他們糟到那地步。

希波呂忒

他說他們根本不會演戲。

忒修斯

那更顯得我們的寬宏大度,雖然他們的勞力毫無價值,他們仍能得到我們的嘉納。我們可以把他們的錯誤作為取笑的資料。我們不必較量他們那可憐的忠誠所不能達到的成就,而該重視他們的辛勤。凡是我所到的地方,那些有學問的人都預先準備好歡迎辭迎接我;但是一看見了我,便發抖、臉色變白,句子沒有說完便中途頓住,背熟了的話梗在喉中,嚇得說不出來,結果是一句歡迎我的話都沒有說。相信我,親愛的,從這種無言中我卻領受了他們一片歡迎的誠意;在誠惶誠恐的忠誠的畏怯上表示出來的意味,並不少於一條娓娓動聽的辯舌和無所忌憚的口才。因此,愛人,照我所能觀察到的,無言的純樸所表示的情感,才是最豐富的。

菲勞斯特萊特重上。

菲勞斯特萊特

請殿下吩咐,念開場詩的預備登場了。

忒修斯

讓他上來吧。(喇叭奏花腔。)

昆斯上,念開場詩。

昆斯

要是咱們,得罪了請原諒。

咱們本來是,一片的好意,

想要顯一顯。薄薄的伎倆,

那才是咱們原來的本意。

因此列位咱們到這兒來。

為的要讓列位歡笑歡笑,

否則就是不曾。到這兒來,

如果咱們。惹動列位氣惱。

一個個演員,都將,要登場,

你們可以仔細聽個端詳。〔21〕

忒修斯

這傢伙簡直亂來。

拉山德

他念他的開場詩就像騎一頭頑劣的小馬一樣,亂沖亂撞,該停的地方不停,不該停的地方偏偏停下。殿下,這是一個好教訓:單是會講話不能算數,要講話總該講得像個路數。

希波呂忒

真的,他就像一個小孩子學吹笛,嗚哩嗚哩了一下,可是全不入調。

忒修斯

他的話像是一段糾纏在一起的鏈索,並沒有欠缺,可是全弄亂了。跟著是誰登場呢?

皮拉摩斯及提斯柏、牆、月光、獅子上。

昆斯

列位大人,也許你們會奇怪這一班人跑出來幹麼。儘管奇怪吧,自然而然地你們總會明白過來。這個人是皮拉摩斯,要是你們想要知道的話;這位美麗的姑娘不用說便是提斯柏啦。這個人身上塗著石灰和粘土,是代表牆頭的,那堵隔開這兩個情人的壞牆頭;他們這兩個可憐的人只好在牆縫裡低聲談話,這是要請大家明白的。這個人提著燈籠,牽著犬,拿著柴枝,是代表月亮;因為你們要知道,這兩個情人覺得在月光底下到尼納斯的墳頭見面談情倒也不壞。這一頭可怕的畜生名叫獅子,那晚上忠實的提斯柏先到約會的地方,給它嚇跑了,或者不如說是被它驚走了;她在逃走的時候脫落了她的外套,那件外套因為給那惡獅子咬住在它那張血嘴裡,所以沾滿了血斑。隔了不久,皮拉摩斯,那個高個兒的美少年,也來了,一見他那忠實的提斯柏的外套躺在地上死了,便赤楞楞地一聲拔出一把血淋淋的該死的劍來,對準他那熱辣辣的胸脯里豁拉拉地刺了進去。那時提斯柏卻躲在桑樹的樹蔭里,等到她發現了這回事,便把他身上的劍拔出來,結果了她自己的性命。至於其餘的一切,可以讓獅子、月光、牆頭和兩個情人詳詳細細地告訴你們,當他們上場的時候。(昆斯及皮拉摩斯、提斯柏、獅子、月光同下。)

忒修斯

我不知道獅子要不要說話。

狄米特律斯

殿下,這可不用懷疑,要是一班驢子都會講人話,獅子當然也會說話啦。

小子斯諾特是也,在這本戲文里扮做牆頭;須知此牆不是他牆,乃是一堵有裂縫的牆,湊著那條裂縫,皮拉摩斯和提斯柏兩個情人常常偷偷地低聲談話。這一把石灰、這一撮粘土、這一塊磚頭,表明咱是一堵真正的牆頭,並非滑頭冒牌之流。這便是那條從右到左的縫兒,這兩個膽小的情人就在那兒談著知心話兒。

忒修斯

石灰和泥土築成的東西,居然這樣會說話,難得難得!

狄米特律斯

殿下,我從來也不曾聽見過一堵牆居然能說出這樣俏皮的話來。

忒修斯

皮拉摩斯走近牆邊來了。靜聽!皮拉摩斯重上。

皮拉摩斯

板著臉孔的夜啊!漆黑的夜啊!

夜啊,白天一去,你就來啦!

夜啊!夜啊!唉呀!唉呀!唉呀!

咱擔心咱的提斯柏要失約啦!

牆啊!親愛的、可愛的牆啊!

你硬生生地隔開了咱們兩人的家!

牆啊!親愛的,可愛的牆啊!

露出你的裂縫,讓咱向裡頭瞧瞧吧!(牆舉手疊指作裂縫狀)

謝謝你,殷勤的牆!上帝大大保佑你!

但是咱瞧見些什麼呢?咱瞧不見伊。

刁惡的牆啊!不讓咱瞧見可愛的伊;

願你倒霉吧,因為你竟這樣把咱欺!

忒修斯

這牆並不是沒有知覺的,我想他應當反罵一下。

皮拉摩斯

沒有的事,殿下,真的,他不能。「把咱欺」是該提斯柏接下去的尾白;她現在就要上場啦,咱就要在牆縫裡看她。你們瞧著吧,下面做下去正跟咱告訴你們的完全一樣。那邊她來啦。

提斯柏重上。

提斯帕

牆啊!你常常聽得見咱的呻吟,

怨你生生把咱共他兩兩分拆!

咱的櫻唇常跟你的磚石親吻,

你那用泥泥膠得緊緊的磚石。

皮拉摩斯

咱瞧見一個聲音;讓咱去望望,

不知可能聽見提斯柏的臉龐。

提斯柏!

提斯柏

你是咱的好人兒,咱想。

皮拉摩斯

盡你想吧,咱是你風流的情郎。

好像里芒德(22),咱此心永無變更。

提斯柏

咱就像海倫,到死也決不變心。

皮拉摩斯

沙發勒斯對待普洛克勒斯不過如此(23)。

提斯柏

你就是普洛克勒斯,咱就是沙發勒斯。

皮拉摩斯

啊,在這堵萬惡的牆縫中請給咱一吻!

提斯柏

咱吻著牆縫,可全然吻不到你的嘴唇。

皮拉摩斯

你肯不肯到寧尼的墳頭去跟咱相聚?

提斯柏

活也好,死也好,咱一準立刻動身前去。(二人下。)

現在咱已把牆頭扮好,

因此咱便要拔腳跑了。(下。)

忒修斯

現在隔在這兩份人家之間的牆頭已經倒下了。

狄米特律斯

殿下,牆頭要是都像這樣隨隨便便偷聽人家的談話,可真沒法好想。

希波呂忒

我從來沒有聽到過比這再蠢的東西。

忒修斯

最好的戲劇也不過是人生的一個縮影;最壞的只要用想像補足一下,也就不會壞到什麼地方去。

希波呂忒

那該是靠你的想像,而不是靠他們的想像。

忒修斯

要是他們在我們的想像里並不比在他們自己的想像里更壞,那麼他們也可以算得頂好的人了。兩個好東西登場了,一個是人,一個是獅子。

獅子及月光重上。

獅子

各位太太小姐們,你們那柔弱的心一見了地板上爬著的一頭頂小的老鼠就會害怕,現在看見一頭凶暴的獅子發狂地怒吼,多少要發起抖來吧?但是請你們放心,咱實在是細木工匠斯納格,既不是兇猛的公獅,也不是一頭母獅;要是咱真的是一頭獅子衝到了這兒,那咱才大倒其霉!

忒修斯

一頭非常善良的畜生,有一顆好良心。

狄米特律斯

殿下,這是我所看見過的最好的畜生了。

拉山德

這頭獅子按勇氣說只好算是一隻狐狸。

忒修斯

對了,而且按他那小心翼翼的樣子說起來倒像是一頭鵝。

狄米特律斯

可不能那麼說,殿下;因為他的「勇氣」還敵不過他的「小心」,可是一頭狐狸卻能把一頭鵝拖了走。

忒修斯

我肯定說,他的「小心」推不動他的「勇氣」,就像一頭鵝拖不動一頭狐狸。好,別管他吧,讓我們聽月亮說話。

月光

這盞燈籠代表著角兒彎彎的新月;——

狄米特律斯

他應當把角裝在頭上。

忒修斯

他並不是新月,圓圓的哪裡有個角兒?

月光

這盞燈籠代表著角兒彎彎的新月;咱好像就是月亮里的仙人。

忒修斯

這該是最大的錯誤了。應該把這個人放進燈籠里去;否則他怎麼會是月亮里的仙人呢?

狄米特律斯

他因為怕燭火要惱火,所以不敢進去。

希波呂忒

這月亮真使我厭倦;他應該變化變化才好!

忒修斯

照他那昏昏沉沉的樣子看起來,他大概是一個殘月;但是為著禮貌和一切的理由,我們得忍耐一下。

拉山德

說下去,月亮。

月光

總而言之,咱要告訴你們的是,這燈籠便是月亮;咱便是月亮里的仙人;這柴枝是咱的柴枝;這狗是咱的狗。

狄米特律斯

嗨,這些都應該放進燈籠里去才對,因為它們都是在月亮里的。但是靜些,提斯柏來了。

提斯柏重上。

提斯柏

這是寧尼老人的墳。咱的好人兒呢?

獅子

(吼)嗚!——(提斯柏奔下。)

狄米特律斯

吼得好,獅子!

忒修斯

奔得好,提斯柏!

希波呂忒

照得好,月亮!真的,月亮照得姿勢很好。(獅子撕破提斯柏的外套後下。)

忒修斯

撕得好,獅子!

狄米特律斯

於是皮拉摩斯來了。

拉山德

於是獅子不見了。

皮拉摩斯重上。

皮拉摩斯

可愛的月亮,咱多謝你的陽光;

謝謝你,因為你照得這麼皎潔!

靠著你那慈和的閃爍的金光,

咱將要飽餐著提斯柏的秀色。

但是且住,啊該死!

瞧哪,可憐的騎士,

這是一場什麼慘景!

眼睛,你看不看見?

這種事怎會出現?

可愛的寶貝啊,親親!

你的好外套一件,

怎麼全都是血點?

過來吧,猙獰的凶神!

快把生命的羈纏

從此後一刀割斷;

今朝咱了結了殘生!

忒修斯

這一種情感再加上一個好朋友的死,很可以使一個人臉帶愁容。

希波呂忒

該死!我倒真有點可憐這個人。

皮拉摩斯

蒼天啊!你為什麼要造下獅子,

讓它在這裡蹂躪了咱的愛人?

她在一切活著愛著的人中,是

一個最美最美最最美的美人。

淋漓地流吧,眼淚!

咱要把寶劍一揮,

當著咱的胸頭劃破:

一劍刺過了左胸,

叫心兒莫再跳動,

這樣咱就死-死-!(以劍自刺)

現在咱已經身死,

現在咱已經去世,

咱靈魂兒升到天堂;

太陽,不要再照耀!

月亮,給咱拔腳跑!(月光下)

咱已一命、一命喪亡。(死。)

狄米特律斯

不是雙亡,是單亡,因為他是孤零零地死去。

拉山德

他現在死去,不但成不了雙,而且成不了單;他已經變成「沒有」啦。

忒修斯

要是就去請外科醫生來,也許還可以把他醫活轉來,叫他做一頭驢子。

希波呂忒

提斯柏還要回來找她的情人,月亮怎麼這樣性急,這會兒就走了呢?

忒修斯

她可以在星光底下看見他的,現在她來了。她再痛哭流涕一下子,戲文也就完了。

提斯柏重上。

希波呂忒

我想對於這樣一個寶貨皮拉摩斯,她可以不必浪費口舌;我希望她說得短一點兒。

狄米特律斯

她跟皮拉摩斯較量起來真是半斤八兩。上帝保佑我們不要嫁到這種男人,也保佑我們不要娶著這種妻子!

拉山德

她那秋波已經看見他了。

狄米特律斯

於是悲聲而言曰:——

提斯柏

睡著了嗎,好人兒?

啊!死了,咱的鴿子?

皮拉摩斯啊,快醒醒!

說呀!說呀!啞了嗎?

唉,死了!一堆黃沙

將要蓋住你的美睛。

嘴唇像百合花開,

鼻子像櫻桃可愛,

黃花像是你的臉孔,

一齊消失、消失了,

有情人同聲哀悼!

他眼睛綠得像青蔥。

命運女神三姊妹,

快快到我這裡來,

伸出你玉手像白面,

伸進血里泡一泡——

既然克擦一剪刀,

你割斷他的生命線。

舌頭,不許再多言!

憑著這一柄好劍,

趕快把咱胸膛刺穿。(以劍自刺)

再會,我的朋友們!

提斯柏已經畢命;

再見吧,再見吧,再見!(死。)

忒修斯

他們的葬事要讓月亮和獅子來料理了吧?

狄米特律斯

是的,還有牆頭。

波頓

(跳起)不,咱對你們說,那堵隔開他們兩家的牆早已經倒了。你們要不要瞧瞧收場詩,或者聽一場咱們兩個夥計的貝格摩(24)舞?

忒修斯

請把收場詩免了吧,因為你們的戲劇無須再請求人家原諒;扮戲的人一個個死了,我們還能責怪誰不成?真的,要是寫那本戲的人自己來扮皮拉摩斯,把他自己弔死在提斯柏的襪帶上,那倒真是一出絕妙的悲劇。實在你們這次演得很不錯。現在把你們的收場詩擱在一旁,還是跳起你們的貝格摩舞來吧。(跳舞)夜鍾已經敲過了十二點;戀人們,睡覺去吧,現在已經差不多是神仙們遊戲的時間了。我擔心我們明天早晨會起不來,因為今天晚上睡得太遲。這出粗劣的戲劇卻使我們不覺把冗長的時間打發走了。好朋友們,去睡吧。我們要用半月工夫把這喜慶延續,夜夜有不同的歡樂。(眾下。)

第二場同前

迫克上。

迫克

餓獅在高聲咆哮;

豺狼在向月長嗥;

農夫們鼾息沉沉,

完畢一天的辛勤。

火把還留著殘紅,

鴟-叫得人膽戰,

傳進愁人的耳中,

彷彿見殮衾飄。

現在夜已經深深,

墳墓都裂開大口,

吐出了百千幽靈,

荒野里四散奔走。

我們跟著赫卡忒(25),

離開了陽光赫奕,

像一場夢景幽凄,

追隨黑暗的蹤跡。

且把這吉屋打掃,

供大家一場歡鬧;

驅走擾人的小鼠,

還得揩乾凈門戶。

奧布朗、提泰妮婭及侍從等上。

奧布朗

屋中消沉的火星

微微地尚在閃耀;

跳躍著每個精靈

像花枝上的小鳥;

隨我唱一支曲調,

一齊輕輕地舞蹈。

提泰妮婭

先要把歌兒練熟,

每個字玉潤珠圓;

然後齊聲唱祝福,

手攜手縹緲迴旋。(歌舞。)

奧布朗

趁東方尚未發白,

讓我們滿屋溜-;

先去看一看新床,

祝福它吉利禎祥。

這三對新婚伉儷,

願他們永無離貳;

生下男孩和女娃,

無妄無災福氣大;

一個個相貌堂堂,

沒有一點兒破相;

不生黑痣不缺唇,

更沒有半點瘢痕。

凡是不祥的胎記,

不會在身上發現。

用這神聖的野露,

你們去澆灑門戶,

祝福屋子的主人,

永享著福祿康寧。

快快去,莫猶豫;

天明時我們重聚。(除迫克外皆下。)

迫克

(向觀眾)

要是我們這輩影子

有拂了諸位的尊意,

就請你們這樣思量,

一切便可得到補償;

這種種幻景的顯現,

不過是夢中的妄念;

這一段無聊的情節,

真同誕夢一樣無力。

先生們,請不要見笑!

倘蒙原宥,定當補報。

萬一我們幸而免脫

這一遭噓噓的指斥,

我們決不忘記大恩,

迫克生平不會騙人。

否則儘管罵我混蛋。

我迫克祝大家晚安。

再會了!肯賞個臉兒的話,

就請拍兩下手,多謝多謝!(下。)

註釋

忒修斯(Theseus)是希臘神話里的英雄,曾遠征阿瑪宗(Amazon),克之,娶其女希波呂忒(Hippolyta)。

英國舊俗於五月一日早起以露盥身,採花唱歌。

皮拉摩斯(Pyramus)和提斯柏(Thisbe)的故事見奧維德《變形記》第四章。

野地上有時發現環形的茂草,傳謂仙人夜間在此跳舞所成。

傳說仙人常於夜間將人家美麗小兒竊去,以愚蠢的妖童換置其處。

希臘羅馬神話中日神阿波羅(Apollo)愛仙女達芙妮(Daphne),達芙妮避之而化為月桂樹。

八音節六音節相間的詩體。

尾白,指一句特定的台詞。第一個演員念到「尾白」時,第二個演員便開始接話。

寧尼(Ninny)是尼納斯(Ninus)之訛,古代尼尼微城的建立者。寧尼照字面講有「傻子」之意。

杜鵑下卵於他鳥的巢中,故用以喻姦夫,但其後cuckold(由cuckoo化出)一字卻用作姦婦本夫的代名詞。杜鵑的鳴聲即為cuckoo,不啻罵人為「烏龜」,但因聞者不能知其妻子是否貞潔,故雖惱而不敢作聲。

俗雲蛛絲能止血。

海倫是海麗娜的愛稱。

因赫米婭膚色微黑,故云。第二幕中有「把一隻烏鴉換一頭白鴿」之語,亦此意;海麗娜膚色白皙,故云白鴿也。

卡德摩斯(Cadmus)是希臘神話里忒拜城的建立者。

情人節(St.ValentinesDay)在二月十四日,據說眾鳥於是日擇偶。

波頓,原文Bottom,意為「底」;所以這裡是一句雙關語。

海倫(Helen)是希臘神話里著名的美人,特洛亞戰爭就是由她引起的。

馬人(Centaurs)是希臘神話中一種半人半馬的怪物,赫剌克勒斯曾戰而勝之。

特剌刻歌人系指希臘神話中的著名歌手俄耳甫斯(Orpheus);其歌聲能感動百獸草木;后被酗酒婦人肢裂而死。

九繆斯神(NineMuses)即司文學藝術的九女神。

此段句讀完全錯誤。

里芒德是里昂德之訛,愛戀少女希羅,游泳過河時淹死。下行扮演提斯柏的弗魯特誤以海倫為希羅。

沙發勒斯為塞發勒斯(Cephalus)之訛,為黎明女神所戀,但彼卒忠於其妻普洛克里斯(Procris),此處誤為普洛克勒斯。

貝格摩(Bergamo)為米蘭(Milan)東北地名,以產小丑著名。

赫卡忒(Hecate)為下界的女神。原文作「triplehecate」,其像有時為三個身體三個頭,有時為一個身體三個頭,相背而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仲夏夜之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仲夏夜之夢目錄 仲夏夜之夢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幕

100%